首页 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 下章
第14章 幽蓝栬光
 何浩摸着自己并没有胡子的下巴苦思道,突然,何浩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一个瞬间移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南国皇宫之中,如今沉浸在一片惨白色之中,老皇帝度擎天在两天之前,遭到了一只不知名的狐妖的偷袭,一朝宾天。

 顿时举国陷入了一片哀嚎,失去了都擎天的庇护,南国在面对如今如狼似虎的一气道盟,可谓是一盘上好的叉烧摆在饥肠滚滚的饿汉面前。

 南国皇宫的一个侧殿中,都擎天的棺材被摆放在正‮央中‬的位置,穿着孝服的都落兰跪在棺材前,头垂着,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手中不惊不忙的把一张张的纸钱,扔到了火盘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没想到啊…万年妖王居然会死的这么窝囊啊。”

 听到这个声音,都落兰默默地抬起头来,放下手中的纸钱,站起来,转过身,只见原本空旷无人的侧殿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一气道盟道袍的男子,躺在一张太师椅上,前后摆动着,这个男子正是何浩,“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都落兰上前两步,眼睛紧紧的盯着何浩。何浩无视了都落兰那宛如实质一般的充杀气的眼神,打了一个哈欠,“我倒是无所谓,什么时候都可以。”都落兰冷淡的俏脸上,一闪而过一抹的羞涩,“那么就在我父王的葬礼结束后开始。”说完,都落兰就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何浩。

 何浩从兜里拿出一个枫红色的遥控器,拇指轻轻的放在遥控器的按钮上,“作为一个性奴,见到主人居然不下跪行礼,真是缺乏调教。”说着,何浩按下了遥控器的按钮,都落兰忽然‮体身‬一僵,悲鸣一声的双手捂住自己的两腿间,鸭子坐的跌坐在地。

 都落兰咬紧下,浑身的肌绷得紧紧的,酮体不时的还在痉挛,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一阵阵马达运动时的嗡嗡声和电的噼啪噼啪声,从都落兰的两腿间传出,何浩从太师椅哈上,站了起来,走到距离都落兰三十厘米的地方。

 “兰奴,以后见到主人,可要记得要行礼。”“停下…你给我停下…来…”都落兰扭过头来,目落凶光。“果然,没有经过调教的奴,就是差劲啊,这样看来,你的调教计划也要提上程了。”

 何浩恨铁不成钢的摇了‮头摇‬,拇指在次按下按钮,原本就在苦苦忍耐的都落兰,悲鸣一声,‮体身‬失去平衡的向前倒去,侧脸着地,双手按在脑袋两侧的地面上,俏脸上脸色连变。

 一会是感到从传来的违反自己意志的快而悲愤不已,一会是遭到电击的痛苦。浑圆的股高撅着,‮腿大‬并着,小腿八字形的分开,股因为痛苦而不停的左右‮动扭‬,马达的嗡嗡声和电的噼啪声,比起刚刚,响了三四倍的样子,都落兰的叫唤声,刚开始的时候,还带有一丝的‮悦愉‬。

 可是到了现在,都落兰的叫唤,渐渐的变的一味的呻,夹带着快乐和痛苦的呻。撕拉一声,都落兰孝服的下挂,被何浩一把撕烂,浑圆紧实的‮腿大‬,纤细笔的小腿,被纯白色内包裹住的股,统统暴在何浩的眼下,何浩的双手按住都落兰的两瓣瓣,用力的捏着,都落兰的股,‮大硕‬而圆润,手感极佳。

 都落兰白的股上,布了密集的细汗,这让都落兰成桃子一样的股,变得更加的具有吸引力,“停下…你给我停下…”都落兰忍受着海一般的快,和针扎般的剧痛,艰难的说出两句话。

 听到都落兰的话,何浩并没有表示出一丝异色,面色如故的伸手抓住都落兰内的边缘,一把将都落兰的内扯到了腿弯。

 只见都落兰的被一张的贴纸贴住,中间的位置上,有着一个突起,大概有一半拇指那么大的椭圆形小球,虽然隔着贴纸,但是依然可见那颗小球,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震动着,还以两秒一次的频率,释放出一道高伏特的电,电的伏特虽高,但是电量少,不会置人于死地。

 “你…你…”“你什么你啊,兰奴,你要记住了,奴守则的第一条,面对主人的玩,只能忍耐。”说完,何浩再次按下按钮。

 随着何浩按下按钮,被固定在都落兰的小球,像是发疯这一样的震动,原本两秒一次的电击,直接的变成了持续电击,小球变成了一颗散发着蓝白色光芒的电击球,都落兰的嘴张大着,一声声高昂而凄惨的叫声,都落兰的‮体身‬宛如是被海水冲上岸的鱼一样,在哪里搐,抖动。

 不过由于何浩一手按住都落兰的股,一手按住都落兰的脊椎,都落兰就算是再怎么的挣扎,也不起作用,何浩按住都落兰股的手。

 渐渐地移动到,食指和拇指掀起了贴纸的一角,“兰奴,你还记得这贴纸的功能吗?说对的话,主人就让这跳蛋停下来哦。”“阻止高!阻止高!啊!”都落兰歇斯底里的喊道。

 “看来兰奴还是记住了点东西的嘛,高吧!兰奴!”何浩加重语气的说完最后的五个字后,一把将贴纸撕掉。

 被贴纸阻止高和小便四天的都落兰,不抬起头,嘴巴颤抖着的张得大大,发出一身悠长的呻,‮体身‬也不住的微微颤抖痉挛,积累已久的水和,宛如泉一般的涌而出。

 “没想到兰奴你还是‮女处‬就可以吹了啊。”何浩甩动着自己的右手,把刚刚猝不及防之下,被到的水甩掉,左手则都落兰紧实的菊一节食指。

 都落兰的这个吹,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当把水和完之后,都落兰还无意识的抬了抬自己的股,抖掉了粘在瓣上的水和都落兰的股,随着自己的大气,前后不停的摆动着,随着都落兰股摆动的还有何浩在她菊里的手指和手掌,何浩把手指出,食指上沾了粘,看着都落兰那张合不断的菊,何浩嘻嘻一笑,解开自己的带,下自己的子,一婴儿手臂大小的

 顿时就摆了束缚,弹跳而出,何浩扶住自己的对准了都落兰粉的菊,深红色的头顶住都落兰的菊,随时直而入。

 感到一个灼热的物体抵在自己的菊都落兰不免有些惊慌,但是刚刚的那个吹,已经夺走了都落兰的绝大部分体力,都落兰只能是柔弱无力的质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要干你啊。”何浩拉起都落兰的两条手臂,往后一拉,让都落兰不得不弓起‮体身‬来,“不要不要…我的‮女处‬是要完成仪式的…求求你不要…”为了几天后的仪式,都落兰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尊严,向何浩求饶道。

 何浩在都落兰的求饶中,把往前一送,黝黑壮的,顿时消失在都落兰的股沟间,何浩发出一声舒的呻都落兰发出一身痛苦的呻,几缕的鲜血从和菊之间出,都落兰张大嘴巴,但是因为‮大巨‬的痛疼感,而无法发出声音来。

 何浩在进了菊后,就停了下来,大手在都落兰的股和玉背之间游走,大概休息了五分钟后,都落兰就感觉到刚刚那‮大巨‬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酥麻的,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是十分的强烈。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麻越发的强烈,都落兰无意识的‮动扭‬自己的股,想要用在自己菊里的这,来替自己止

 都落兰的两只手腕被何浩用一只打手抓住,何浩的另一只手则是在都落兰的股上不断游走,在感觉都落兰股的肌已经放松的差不多了,都落兰菊里的忽然一个动,“哦…”

 都落兰不住的发出呻。何浩一开始的时候,动的速度还不是很快,慢慢的,何浩的动速度越来越快,“唔…”都落兰的嘴抿得紧紧。

 可是依然有呻从中出,渐渐的,都落兰也不在压抑自己的呻了,“哦…好…好大…我的股…要…要化了…”

 随着何浩的一声低,大量的到了都落兰的直肠里,何浩从都落兰的菊出自己,捡起了稍早前被自己撕掉的孝服,把上的擦干净。

 然后对着都落兰还在不断往外股,撒了一泡,但何浩子的时候,都落兰已经是睡在了一片滩中。“靠,忘了。”

 正准备离开的何浩,突然回头,脸的懊悔,看着浑身是都落兰,何浩拿出一颗跳蛋和一张贴纸,视线在手掌和都落兰间徘徊。

 最后直接把东西放在地上,对都落兰说,“兰奴,自己把东西带上,不然的话…”何浩在留下一段没说完的话,直接就消失了。

 在南国附近的一片海域下,一道幽蓝色的光,毫无阻碍的钻进了一副石棺材里,然后钻进了里面一具男尸里,男尸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又默默闭上。***  m.EfuXs.COM
上章 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