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74章 代之却是充实
 薛无双向凌玉娇道:一好了,叫大家准备好,只等沈亚之回来,立刻启程南下!”凌玉娇道:“对了,他在哪里?”薛无双道:“他正在把百花酿转注给小玉女…

 一紫岭的绝情坪上…那陆散人临崖而立…山风吹得他衣襟猎猎作响…他却一动也不动地静静伫立…沈亚之牵着小玉女的手,等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们到底在等什么呀?”

 玉女道:“在等吉时良辰…”沈亚之失笑:“做这种事也要选日子,看时辰?”·玉女道:“他却非常相信这个,他常说宇宙星宿的运转,何其奥妙,四季昼夜更替,何其微。月时辰,四方五行,对人体气神之潜在影向,叉是何其深远…”

 “你懂得真不少…”他伸手将她揽在前:“那应我们就多等一会吧!”她娇小的身躯,倚偎在他怀中,却似极为不安,甚至在微微发抖着。“你在怕什么?”

 “不知道…”她轻轻叹着:“待会儿,你要跟我…我又是期待又怕受伤害!”她埋首在他前:“…你会伤害我吗?”他怜惜地紧搂住她:“你没听那老瞎子代,要我循循善,因势利导…”

 “可是…我还是怕…”陆散人不知何时已走了过来,厉声道:“吉时已到,已经由不得你怕了,你一定要把握这个干载难逢的机会!错过这一次,你可要再苦修千年、万年!”

 他向沈亚之道:“把她带进去,就算用强,也要把她了!”沈亚之笑道:“你别再吓她啦!”,“你用不着怜香惜玉,更用不着怕伤了她!”

 “那也用不着这么野蛮…”陆散人冷哼道:“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你一定要尽快将你凝聚在丹田里的内丹全部化为,注入她的体内去!”

 “好啦好啦,我一定照办就是,你别再吓她了!”这陆散人重重地哼了一声,叉拄着竹枝杖,到那“绝情坪”崖边,静静地远眺…沈亚之轻轻地托起小玉女的脸,温柔地道:“不要怕,我保证不会伤害你…”

 他轻轻地将她抱起,定向这座造型极像一朵莲花的九品莲台内。这里面竟是锦褥绣垫,布置得又温暖,又舒适…四面高高低低悬吊着九盏莲灯,也不知里面用的是什么油料,使这室内充了叉神秘又优雅的香气!

 他将小玉女轻轻放倒在这成堆的锦褥绣垫中…她却生怕他就此丢下她而离去,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带得他也同时俯倒下来。

 沈亚之哪里会丢下她走开?他乘势俯‮身下‬,轻轻在她柔软的膛上,一只手环在她的下,一只手轻轻地理着她那缎子一样的秀发,温柔地安慰她:“不用怕,你一点也不用伯…”

 在这样近的距离之下,沈亚之可以更仔细地打量这个小玉女:看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皮肤娇柔细致,相貌清秀端正,额上也有一枚娇滴的圣女印!

 乌黑如缎的秀发,束了一条金带,颈上挂串明珠,淡淡光晕,映得她更是粉妆玉琢一般,犹是画中仙子…

 百花仙子薛无双,已是天下最美的人物了,而这个小玉女跟她比起来,一个娇,一个媚,一个清纯,一个丽,真是兰,秋桂,各檀胜场…像这样一个天仙似的玉女,如今正被自己搂在怀中,等着要与他合体,不由得一阵心摇神驰!

 一低头,就向她樱吻了下去…他当然是极温柔极体贴的:他曾经历过各式各样的女人,他当然懂得如何减少 ·她们的恐惧,如何避开她们的排斥,如何挑拨她们的情

 他已在不知不觉中,极技巧地解除了她身上衣物…这是一朵刚刚含苞待放的蓓蕾,娇滴的肤如丝绸般地光滑…骨亭匀,棺嫌清瘦,但是已在发育的边缘了,只要异多多加以把玩,刺她的女贺尔蒙…

 或是直接接受男贺尔蒙!谁知这小玉女竟紧紧地勾住他的脖子,拚命地向他索吻,而全身其他的部份,竟因紧张惊惧,而起了红疹!她因紧张惊惧而频频战抖,全身紧紧地缩地,僵硬得几手要痉挛…沈亚之叹口气道:“人生总有第一次的,对不对?”

 小玉女似手已点了点头,却仍是全身紧张·…:沈亚之再道:“尤其今天,对你,还有对那个陆散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对不对?”小玉女突然哭泣起来:“我知道。

 可是我不能,实在不能…”沈亚之耐着子道:“为什么不能?你只要把两腿张开…”“不行,我不能…我不能害你…”沈亚之失笑:“你说什么,你怎么会害我?”玉女急切道:“你不懂的,你还是快走,不要理我…”

 她这样歇斯底里,沈亚之只道她是因为过份惊惧而错生混乱,不得已只好暗中伸手一拍她肩背上的“秉风”好让她暂时安静一下。

 谁知掌力透体而入,她却完全不受影向,茫然不觉,仍是急切地道:“你不用管我,你赶快逃走,不然就来不及…”

 沈亚之惊奇之下,不经思索,再加三分劲力,疾点背上“天”前:不府”两处大道谁知她竟然似根本没有道…玉女哭道:“没有用的,因为我本不是人,我是…”

 突然陆散人出现在她身后,一指戳在她颈椎之上!沈亚之大惊,幸而这玉女只是软软地睡倒,并无大碍,他不怒道:“你这是干什么?”老瞎子翻翻白眼道:“亏你还是终在百花丛中打滚的花花公子连个小女孩都搞不定!”

 他从怀中掏出磁瓶,往小玉女嘴里倒了几粒粉红色的药丸,道:“好了,吉时良辰已被你浪费许久,现在你就不用再怜花惜玉,直接上吧!”沈亚之就算是再好如命,也不至去一个昏倒的女人,就如他自己说的:他是多情而不滥情,风而不下!他站起身来,冷笑一声道:“对不起,吉时良辰多得很,不必非赶在今天…”

 陆散人大怒:“你说什么?”沈亚之道:“我今天已经没有兴致啦,改天吧!”陆散人冶冶道:“你想赖账不成?”

 沈亚之‮头摇‬道:“薛无双跟你订了换条件,我当然会把百花酿交给你们,但条件上没有言明就是今天,怎能算是赖账?”

 “不要我动手!”沈亚之不甘示弱:“我这辈子也从不怕与人动手!”陆散人咬牙道:“别以为你已炼成了六融雪神功!”沈亚之道:“反正不会怕什么陆上散仙!”

 陆散人不再打话,竹杖一挥,却不是攻向沈亚之,而是将那软软地躺在地上皂小玉女一挑而起,顺势向他抛了过来源沈亚之本可闪身避开。

 但是他绝不忍让这可怜的女孩跌倒或撞倒,于是他伸手将接住…本来小玉这一撞之力并不大,却不知为什么能将沈亚之撞得一起跌倒…

 沈亚之大惊,推开小玉女一跃而起,倏然发觉他全身竟酸软得根本使不上力来!陆散人竹杖疾点,封住了周身大,一面哈哈大笑道:“你不觉得这里的九盏莲花灯,都太香了么?”

 沈亚之仰天跌倒,竟已无法动弹,也不能出声,真是后悔莫及…陆散人再次解开小玉女的制,恶狠狠地道:“你且摸摸他‮腹小‬丹田内,是否已凝聚了一粒丹珠?”他‮腹小‬处一摸。

 果然有一粒鸡蛋大小的丹珠,在他的丹田内滚动不己…小玉女惊喜不己,却叉暗自叹息…陆散人取出他随身携带的白玉圭刀来:“现在我只好来动手刦开他的丹田,取走他的丹珠,只不过难免会要了他这条小命…:”小玉女惊叫:“不要!”

 陆散人道:“我又何尝愿意多造杀业?只可惜你却不肯配合,不得已,好行此下下之策!”小玉女急急拦在沈亚之前面:“不要…我配合,我什么都肯配合!”“真的?”

 “真的…真的!求求你不要动刀!”“陆敌人”点头:“好,现在你采取主动,以你的姹女九转神功取他的元!”“是,我主动,我主动…”她一面流泪,一面剥开他的衣服,却叉道:“可是他这一还是软软的…”

 “儍孩子,你忘了我曾告诉过你,他那里有一条神经叫做气起龙么?”玉女哦了一声道:“我该怎么做?”

 “口含手玩,运用你的碧萝功…”陆散人骂道:“连这个都还要我教你不成?”他起身到门口,回头道:“只有半个时辰,你一定要赶快,否则我就回来动刀…”

 他碰然带上门走了出去!小玉女向沈亚之道:“对不起,是我不好,害得你这样连动都不能动…不过不要紧,我来主动,你只要躺着就行啦…”她果然主动,口含手玩,针对他那条极感的起龙神经,果然得他然而起,充血怒这…

 小玉女是惊惧,仍是全身红疹,但是他不愿让陆散人来用刀子刦开,她只能努力克制自己的恐惧,强迫自己跨身上去,咬紧牙,一声到底!

 可怜这未经人事的弱少女,就撕裂般地痛苦,惨叫一声,伏在他身上,痛得哭泣起来…那晶莹的泪水滴在他膛上,叉热叉烫…那娇弱的躯体伏在他膛上,抖动搐…

 她宁可忍受这样刻骨铭心的痛楚,只因为那瞎子威胁着要刦开他的肚子!幸好这撕裂的痛楚很快就会过去,代之而的却是充实,足,快慰与美妙…

 不止是快慰的美妙,更有些莫名的!奇怪的是,这个看似发育不良的小玉女,竟然骨子里比任何女人都“”…  M.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