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73章 风叉大长安
 李世民果然放松四肢百骸,伏在她丰叉柔软的‮躯娇‬上,细细地感受着从那里传来的美妙滋味…

 那真是美妙,就像婴儿娇的小嘴…又柔又暖…又轻又密…却又有节奏!一阵快过一阵…一阵强过一阵…李世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原来他的猛龙竟然叉复活了!遇到,遇到挤,自然会产生反抗,自然会膨涨了…

 正待他要从被动变成主动攻击时,媚娘却及时在他耳畔吹气如兰道:“等等!”李世民立时道:“等等!”

 原来不远处跪着的六位顾命大臣,在尴尬难堪中,正要悄悄溜走,被皇帝这样一说,只得又跪下,齐声道:“是…微臣在此等着!”李世民这才想起他们的存在。

 同时也想起是自己下令把他们召来的,不由失笑。正想叫他们暂退,回去休息,媚娘却又及时在他耳畔语一番…李世民尝此异味,果然已被她得死…何况她的一番建议也不无道理,便不忍拒绝,开口扬声道:“朕有旨意!”

 一听是有旨意,身为右尚书仆的房玄龄,立时习惯地从怀中取出简笔与纸褶,在地上铺开,道:“臣听旨…”李世民略一整理思绪,下旨道:“沈亚之无罪…雉奴主东宫!”

 长孙无忌一怔,这驸马沈亚之被赦无罪,自是意料中之事,而立“雉奴”九皇子李治为东宫太于,则颇出人意外啦!只这六位顾命大臣中,就有王圭、房玄龄、杜如晦三人是看好四皇子李泰的!

 李泰与李治,同为正宫长孙皇后所生,也就同样都是的亲外甥,但是这个做舅舅的,却不喜欢李泰,立刻欣然应声道:“臣遵旨!”

 这媚娘终于掳得皇帝的心,但是她对沈亚之与薛无双,却是又敬又怕,又感激又畏惧的!如是又在皇帝耳边谄言一番…李世民一想也对,又开口道:“把沈亚之打发远些…哪里最远?”

 魏征因府中有食客袁天罡与陆散人。也颇听过一些有关沈亚之的传说,藉此应声道:“我大唐开疆辟土,威震四夷,统有天下…唯有南诏!”

 李世民立时想起,他的大将李积就曾在云南吃过一次败仗,至此引为奇大辱,立时同意,道:“好,就把南诏赐给他!”

 ·媚娘忍不住补一句:“不奉诏,不许回来!一六位顾命大臣俱都脸色大变!这老迈皇帝,不在朝堂之上议此国家大事,竞在第敦伦之际,急切下旨,已经是极荒唐之事…

 原来竟是听信一个狐媚女子蛊惑,甚至由她直接发言,直是不可思议!魏征个性耿直,这时抗声道:“圣上?”李世民突然咆哮:“你们是聋子么?不奉诏不许回来!”

 褚遂良亦抗声道:“真的是圣上自己的旨意么?”突地一个枕头扔了过来,李世民怒吼道:“当然是朕的旨意,你们是要抗旨么?”

 长孙无忌本就力捧李治,此时不愿再在此细微末节上与皇帝争论,他向大家打个眼色,扬声道:“臣等谨遵圣意…”李世民揖手道:“赶快去办,愈快愈好!”

 六顾命大叩首而退…李世民怒哼一声,这才注留到他身下的小媚娘,竟已泪光盈盈,知她是受了委曲,不恨声道::这几个老家伙愈来愈不像话!”

 媚娘急急拦阻,咽声道:“不…不!是妾无状,妄论朝庭大事…”她把小脸挤到皇帝的膛:“自今而后,妾只知为圣上尽心侍候,绝不再妄出一言…”热滚滚的泪水却全都擦在他膛上…李世民不由自由地对她更加怜惜…

 小媚娘真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已把李治推上了太子位:她有信心将来能掌握得住那个懦弱无能的“雉奴”!她已把沈亚之、薛无双打发到遥远的“南诏”

 而且永远不许回来!她已心满意足,她此刻只要曲意承,紧紧抓住这个老皇帝的心!至于那个混账的李泰…管他去死!这山是紫荆山…这林为紫竹林…这峰名紫岭…这之巅,绝情坪上…翦云公主临崖独坐…天色微明,公主极目远眺,心中感慨万千…

 再向首望见那老瞎子与小玉女,正在仔细地布置那座由此山特产的紫荆竹搭建而成的九品莲台!就像用竹枝扎成的一朵‮大巨‬的莲花形的灯笼…九瓣莲花一层层地包住‮央中‬的莲座…

 而这整座台都是中空的,只是被他们以绢绫绸缎,照得叉神秘,叉美丽…晨光微曦中,山岭上薄雾飘逸…第一道阳光照透云层时,她就见到沈亚之与薛无双!他二人携手上山,脚步轻盈优雅,速度叉极快,行云水一般,转眼已经走近…

 薄雾衬着山峦,金色阳光下,他二人直如神仙眷侣,令人钦羡不已…小玉女也见到他们,欢呼一声,飞奔着了上去,亲切地抱住薛无双笑道:“你已经给他炼成了?”

 薛无双笑着捏她的鼻子道:“小丫头,不给他炼成,哪敢带来见你…?”小玉女高兴,叉悄声道:“炼成了…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薛无双将沈亚之往前一送,道:“什么样子,你何不自己伸手摸摸看?”她却娇羞地缩身躲到翦云背后:“我…我不敢!”

 薛无双哈哈大笑,一把捉住她,作势要将她拉出来:“你不是已经搭好了这座九品莲台马上就要献身给他了么,怎么还会害羞?”

 那小玉女霎时面羞红,更是藏在公主身后,怎么也不肯出来了,…陆散人及时阻止道:“好了,别再逗她了,就算她摸了,还是搞不清…”

 他伸手握住沈亚之手腕,暗中探视他的内息,只觉得他是果然已经气完神足,菁华内蕴!再伸手一探他丹田腹下,果然一只鸡蛋大小的“丹珠”滚烫凝聚,沉浮不已…陆散人心中大喜:“难得你果然炼成百花酿…”

 沈亚之笑道:“那是因为我努力龙这百花仙子又全力配合气凤引乙!”翦云公主斥着,/心中羡慕不已!沈亚之伸手一捏她的脸颊,笑道:“放心,往后有的是机会,慢慢的你们每一个都龙凤引一番!”陆散人也向公主道:“好那皇帝哥哥,已经答应赦他了?”

 翦云道:“答应了,今天就会有圣旨!”“太好了…”陆散人向薛无双道:“到此刻为止,你的仇也报了,沈亚之也无罪了,你们每一个人的心愿也都完成了…”

 他拉起小玉女的手,道:“现在,只要这只大黄蜂,去跟小玉女合体媾,将他体内凝聚的百花酿全部转注她…”薛无双道:“然后呢?”

 “然后,老夫功德圆,带着小玉女向天庭差,继续过我的神仙生活,而好这百花仙子也可以率领群名花芳草,陪着这位又风又倜傥的如意郎君,去逍遥自在,白头到老啦…”他左手牵小玉女,右手拉沈亚之,再将他二人的手拉拢来,让他们牵在一起,向玉女笑道:“完成你的宿愿,不用再骑我的脖子了吧?”

 小玉女娇羞低头,羞不自,却又实在舍不得将她的手放开…翦云公主依依不舍地望着沈亚之道:“你们…要多久?”

 沈亚之一怔,不知如何回答?陆散人笑道:“这个嘛…小玉女年纪尚幼,不解风情,对此‮女男‬合之事,甚是生疏,这就要看大黄蜂如何循循善,因势利导啦…”

 ·她二人都望向沈亚之。沈亚之望望这个娇羞不胜,却又的确不像是已发育了的小玉女,不尴尬一笑,道:“反正我会尽力就是…你先带公主到大帐去,跟凌玉娇她们一起,去把车辆都安排好,随时准备出发!”

 翦云公主道:“你会赶回来接圣旨吗?”沈亚之冷笑道:“你想我会向那个家伙下跪?”“他不是那家伙,他是我哥哥…一沉亚之正想反驳,薛无双已拦住:一好了,你先把小玉女带进去合体媾,圣旨不会这么快就到的!”

 她已拉了翦云,急步往岭下而去…大慈恩寺前的广场上…众女全都翘首盼望…3见到薛无双与翦云公主到,都焦急地上追问:“驸马呢?他在哪里?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薛无双只得设法解释,凌玉娇已排众而前,向翦云道:“好!就是翦云公主吧,赶快沐浴更衣,准备接旨!”翦云公主一怔:“这么早就要接旨?”

 凌玉娇道:“圣旨天没亮就到了,只因公主与驸马都不在,那些钦差与卫士等人,只好暂时到大慈恩寺内坐等…”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先帝高祖钦点一品驸马沈亚之 因逆建成而获罪于天畏惧逃亡 不知所终今圣恩仁德慈善 广级万民特旨赦沈亚之无罪 并赐他 南诏 许其不朝 不贡未奉诏亦不许擅自回京钦此,谢恩!翦云公主与众女一齐高呼:“谢吾皇万岁,万万岁!”

 萧禹这才将手中圣旨卷好,慎而重之地到翦云手中,道:“南诏、摆夷,蛮荒之地,且颇多瘴厉,公主宜善自珍重…”

 “多谢萧老…”他却偷眼向薛无双,叉想起昨夜寝宫中那狐媚女子蛊惑圣上,心中不由一阵战栗,口中喃喃道:“她叫媚娘?她真的姓武?”身后尤铮急来拉住他,浑身颤抖道:“奴才该死,萧老千万别将此事揭破…”

 他一挥手,众御林军与卫士一齐上前,又簇拥着萧禹,匆匆离去…翦云望着手中圣旨,恨声道:“把我们贬到云南,未奉诏不许回来,哼!”

 凌玉娇却笑道:“我们本来就打算到云南去…一袁蝶衣与袁紫霞亦道:“谁说那里是蛮荒之地,那里是世外桃源,比这叉干叉冶,风叉大的长安,不知好多少倍!”  w.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