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70章 带去见皇帝
 阵世民虽是不悦,但他仍忍住气不发作,因为翦云答应今夜,会将那‮女美‬送到葭宫来的!-心里想也好,刚才那样在“钦天台”上,幕天席地,虽有异趣,却要冒更深重,风寒侵骨的危险,倒不如送进寝宫来,又温暖又舒适,要如何摆布都行…他大步走向重重纱幕笼罩的“龙”却听到奇异的声音!

 他以为自己听错,再走近些,隔着最后一两重白纱,果真见到一双赤的‮女男‬,正在他专用的龙上,纠搏,抵死绵…那情献身的女子,额上一点红,正是与他在钦天台上并肩拜的翦云!而那男子,赫然是那个四皇子李泰!李世民不由大怒,“呛!”地拔出墙上宝剑,大暍道:“该死的奴才!”

 他猛冲过去,挥剑要砍!其实龙上的只是薛无双与沈亚之…她早与陆散人设计好这一连串的复仇步骤。培养一个与薛无双酷似的“媚娘”…用媚娘引发阵世民的“心”…

 再藏起媚娘,由薛无双与沈亚之起阵世民的愤怒!只要等这阵世民自己往前冲过来送死,她只需伸手一指戳中他的心窝!

 这个血海深仇就可得报了!沈亚之配合着她的复仇计划,本已完美无缺,万无一失…谁知这薛无双却在最后一刹那,竟改变了“杀死他”的心意,她只是顺手一拨狂怒中的李世民立时砰地撞在角上,惨叫一声。手中宝剑亦呛啷跌落。这声响立时惊动了内侍与宫娥,全都围上来扶住他。李世民指着龙上怒急大叫:“捉住他,别叫他跑了!”

 众人看那龙,哪有什么人影?沈亚之与薛无双早已从容逸去…这李世民毕竟年岁已大,又撞到了口,顿时连呼吸都极困难…众内侍将他扶到龙上躺好,急差人去把太医请来!

 李世民却开始猛烈呛咳,出鲜血来…好不容易才过一口气,他就愤怒大吼:“去,去把他捉回来,我要亲自砍下他的脑袋!”这些内侍宫女,没有人知道他要捉谁砍谁?也只好跟着传呼:“圣上有旨,去把他捉回来,捉回来!”

 皇帝寝宫这边突然发生极大的动,立时也惊动了守候在钦天宫附近的人!尤其是四皇子李泰,急忙奔入阵中,上上下下都找不见父皇,这才叉惊叉急带领全部军卫士,赶往寝宫。他挤进重重人群,只见老老少少的御医、太医围着上的皇帝把脉,、一背…

 李泰拨开太医上前采视,谁知李世民一见他,就暴跳大吼:“该死的畜生,你还敢回来见我?”李泰惊道:“父皇发生了什么事?”李世民不容分说,大吼道:“来人呀,把他拖出去砍了!”

 李泰惊叫:“父皇?”李世民拚命呛咳中仍在怒吼:“砍了,拖出去砍了!”这样的突然惊变,众人完全不知如何应付?幸而总管尤铮出现,急将李泰拉着退出:“你还是先避一避,千万不能直接顶撞!”背后又传来圣上的声音在吼道:“尤铮何在?”尤铮只得再回身到李世民前跪下:“奴才在!”

 ·“去,去把六位顾命大臣全部召来!”尤铮吓一跳叩首道:“可是现在正值‮夜午‬…”李世民将枕头用力掷过来:“叫你去你就去,朕要马上见他们!一尤铮吓得急叩头而退:“是,奴才这就去!”

 以沈亚之与薛无双的身手,自能轻易避开那些惊惶失措的军卫士。他二人却未远去,只在暗中观看动静。直看到尤铮将李泰护送出了“景门”叉叫仆役牵过一匹马来,道:“圣上正在气头上,正面冲突不宜,你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才是上策!”

 这李泰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会“拍马拍到了马腿上”得这样下场?不得已只得趁黑夜尚未惊动卫戌军,上马急驰而去…尤铮这才召了他早经训练出来的那几名干练军卫士,命他们连夜赶到六位顾命大臣家,嘱咐道:“圣上震怒,今夜务必将六位大臣全都请到!”

 这几位钦差军卫士,便拿着代表“十万火急”的令牌,分头疾驰而去…马匹铁蹄,急速地敲在长安大街的石板道上,惊得深夜睡的百姓们,纷纷探头,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沈亚之不解?向薛无双道:“你处心积虑要报仇,刚才为何不杀李世民?”

 薛无双叹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之间的一念之仁,决定放过这个又老又昏的皇帝!”沈亚之笑道:“你的一念之仁,放过了这个皇帝,却害苦了这个倒霉的李泰!”

 薛无双道:“这个昏君把我看成媚娘是应该的,他叉为何会把你看成他的亲生儿子李泰?”他们两个就算想破头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沈亚之叹道:“我虽然不喜欢这个魏王,但也不能因为我而害了他…”

 薛无双道:“想不到你比我还要仁慈善良…”·沈亚之道:“要救李泰,只有一个办法!”“什么办法?”“我陪你们真假阴险,一起现身…”于是他们一起往刚才那“钦天台”旁边的假山石走去。

 ***那个宅心仁厚却生懦弱的李治,突然莫名其妙地被了个‮女美‬到怀中,他惊惧得不知如何是好!?外面就是大批的军侍卫,要是被他们发觉自已正抱着父皇的爱妃,那还得了!

 只怕这颗脑袋都会立刻不保!他真后悔自己怎么会跑来躲在这山之中!幸而不多久,就是一阵惊吵杂,守候在附近的大批人马,一起都向父皇寝宫那边去了…

 霎时间走了个干净,这里的四下,万籁俱寂!此时是他身的最好时机,他匆匆放下这个美人儿,却听到一声呻!是隙陈在呻!她面颊沱红,周身滚烫…她被点了道,不能出声亦不能动弹…而她的眼中,却向李治散发出热情的祈求与强烈的焰…

 只一见她这样的媚娘,任何人都不忍心弃她而去!只一见她的眼神,这李治就再也栘不开他的视线!媚娘却将自己眼睛轻轻一闭,整排的睫就像窗帘一样遮断了她的讯息!

 李治仍旧舍不得栘开他的视线,只是从媚娘的眼睛,移向媚娘的琼瑶般的鼻,樱桃般的嘴…小巧的下巴,粉妆的脖子往下,竟是她那极促呼吸而动的部!李治慌乱地闭上自己的眼睛,他不敢再往下看!

 这是一具仙女下凡一般的面孔,却有魔鬼般的身裁,这具美得令人心悸的身材,正在引他犯罪!她是李泰手中的一张王牌,他不敢得罪李泰…她是父皇看中的女人,他更不敢得罪父皇!他唯有狠下心肠,立刻离开此地!

 他手一松,让这具赤的‮子身‬趺到地上,却被她两手紧紧环抱,勾在脖子之上!这一勾竟勾得李治自己失去平衡,整个人都跌在她的身上去。跌在那滚热,柔软,叉赤膛上,他心慌地挣扎想离,却又见到她眸子中强烈的焰光芒,似乎在恳求他:“我要、我要…”

 这个平懦弱的李治,就再也忍不住,不顾一切地放纵自己,强有力地占有了她!就像火山爆炸,就像海啸地震。这世界一霎时化为灰烬!杀头也好,凌迟也罢!任何可怕的结果都已在所不惜,只要现在这一刻能彻底的占有了她!

 平懦弱无能的李治,竟变得如此的勇猛,一口气下不停地驰骋到底!无意间却窥见这个被他疯狂‮躏蹂‬中的媚娘,眼角竟有泪光…他心中突地一痛,痛恨自己的唐突!无限的歉疚涌起,长叹一声道:“对不起…”

 正待起身,却被她住!他一怔,接着又从她的眼神中,受到热烈的,热切的祈求…而那种被“住”的感觉真好…他不能再“‮躏蹂‬”她,却能紧紧地下来,深深地沦陷在她的温柔与热情的“”之中…

 那真是绝妙的感受,他只是温香软玉,抱个怀,只是软软地放松所有肢体,却拚力起那充生命之力量的擎天一柱,任由她像婴儿似地

 他内心充感动与赤诚,他喃喃地在她耳边誓言:“皇天在上,后上在下,我李治今生今世,绝不负你…”媚娘显然是听得到的,她也怀欣地默运“功”…“哗…”地一声,阵眙献出他的全部…阴险紧紧地住,搂住,深深地回吻着他,热烈地在他耳边道:“你刚刚说的,是真的?”李治却从热情的巅峰跌了下来:三叩且不保,说这些有什么用?”

 隙陈却正在开始有无限的信心:“且都不管,你再正式发个誓来给我听!”李治只得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李治发誓,今生今世,永不负你!”媚娘欣喜之余,竟然又开始默默地“”起来…李治立刻叉陷入了亢奋充血的状态中…媚娘道:三生今世,都肯听我的?”

 李治开始息:“都听你的!”媚娘自己亦在快乐的边缘:“如有违背?”李治已在爆炸的边缘,接口道:“如有违背,天打雷劈!”

 然后他已不顾一切,奋勇‮刺冲‬,直到疲力竭,再次倾泻如注…良久良久,外一声轻咳,沈亚之道:“还不赶快出来?”

 只是轻轻一句话,犹似青天霹雳,吓得李治几乎心脏病发而昏倒!倒是媚娘比他有担当得多,身拦在李治面前:“要杀先杀我!”薛无双叹道:“我们不会杀你们,只怕那个皇帝不会放过…”

 李治立刻叩头如捣蒜:、“救救我们,求求你救救我们!”薛无双道:“我且给你们一次机会!”她伸手捉过一件李治的长袍,将赤的媚娘裹住,道:“我带你去见皇帝,看你能不能得住他…”  w.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