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59章 曰曰尹贵妃
 他努力装笑脸,却比哭还难看:“现在还没有死,待会可能就要死啦!”“胡说!既然现在没有,待会又怎么就会?”

 “唉!我才一进门,就被你不问青红皂白,把我打成这样,待会我还要再进去,再被你打一次,岂不就死了?”她笑了起来:“傻子!你就别进来,我就不打你啦!”“不行,我一定要进去的。”

 他故做重伤痛苦状,挣扎着起,踉舱往前,走向这门口…她惊急喝道:“站住!”他却已经在门口了,跨入一只脚,一面着气,道:“我知道你一定舍不得再打我。”她心中一抖,坚持道:“再走一步,怪不得我!”

 “打吧,就算死在你手上也值得。”他果然又跨入一步!她果然又是一声轻叱,又是一股极强大的掌力,向他涌来!这次却不是硬碰硬地直接撞在他口,而是巧妙的将他托起,远远地向后送了出去。

 直到这力道已竭,才摔倒在地上!:这是她手下留情,她这送出之力,他这摔下之力,也足够震得他部断去的肋骨,就像刺入肺中一样,疼痛难当的!

 谁知他仍旧努力挣扎,爬了起来?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精力?还是他有极大的毅力在支持着他?他又举步维艰,却勇敢地走过来,一面笑道:。

 “你拦不住我的,除非把我打死!”她叹了口气道:“你到底要进来干什么?”沈亚之笑得可恶,道:“看看你的美貌!更重要的是,来接我的老婆!”“什么是老婆?”“就是子翦云公主!”“啊?”

 她恍然悟:“原来你就是驸马沈亚之?”“正是!”他又往前走来:“我就是三翳云公主的驸马,我该在十多年就来的,只因为我刚刚才找到这扇门户…”

 那少女急切道:“站住!公主代我们,任何人都不准进去见她·”“我不是任何人,我是她的驸马,是她丈夫!”

 “不!你也不行,她已经代了,不管见任何人,只要走进这扇门,只管打死!”沈亚之叹道:“那是因为她还想不到她的驸马会来!”

 她却长叹:“她知道…这些天,她听了太多有关你的事,连我们做下人的,都知道你在庙前面搭了一座大帐棚,养了好多漂亮女人!”沈亚之笑道:“原来她早就知道我来了。”

 “她却说你这个驸马是假的,真驸马早就死了!”“是吗?她还没见到我,又怎么知道我是假的?”“她说真驸马就死在她怀里,是她亲手扔入江水中的!”“我却在江水浸泡之后活过来了。”

 “她不会信的…连我都不信!”“带我去见她,我要亲耳听她说不信。”“不行!我不能带你去见她,你如坚持要闯进来,我只好对你下重手了!”沈亚之道:“你…那就再打我一掌吧!”他指指自己心口部:“打这里,用力些,下手也千万不能留情!能把我一掌就打死是最好!”

 她叹道:“我没见过这么求死心切的人。”沈亚之却触动了伤感,沉痛地说道:“我对她欠疚太多,罪恶感已得我不过气来,相思之苦也教我活下去也是寝食难安,不如早点死了,我反而得到解。”

 “唉!”他又举步入内,一面道:“快些下手杀了我。”她竟哀求道:“你不要再进来。”他又道:“杀了我,不然我一定要去见她!”她却往后退缩了!他已一把捉住她的小手!以她的一身武功,他是无论如何也捉不到她的,但是奇怪,她竟然在他的目光凝视之下,完全没有要缩手退避的企图,就已乖乖的被他捉住!

 他拉过她的手来,按在自己的膛上!她几乎像是触电一样,想要跳起,却叉乏力…“就是这里,有没有感觉到我的心在跳动?”她感到他的心在跳。

 但是她自己的心跳得更厉害!他视着她:“你只要内力一吐,就直接震碎了这颗心脏。”她吓得猛地回自己的手:“不,我下不了手!”“那么,就带我去见她!”她抬起头,目中泪光晶莹,声音发抖:“我…”突然“嗖—嗖…”

 连声,三条美丽的倩影凌空而降,将他包围在中间,齐声暍道:“菊儿还不快下手,想要违抗公主命令么?”菊儿又惊慌叉羞愧,怱地闪身跃退,冷冷道:“他本就手无缚之力,现又被我击成重伤,谁要下手请自便!”

 谁知这三名美貌少女,竞也一样的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菊儿又道:“兰儿,我把这份功劳留给你啦!”那名叫兰儿的少女一惊:“我…我从未杀过人,竹儿你去!”

 竹儿赶快缩身到另一少女身后:“我连杀都不敢…梅儿去!”梅儿气得咬牙切齿,却怎么也不敢上前杀人。

 尤其杀这样一个赤手空拳,手无缚之力,叉已身受重伤之人…尤其杀这样一个眼睛里柔情似水,一接触他目光就不由要发抖的“大帅哥”…

 沈亚之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叹道:“梅、兰、菊、竹,女中四君子…名字漂亮,人长得更美,只可惜…”她四人齐声问道:“可惜什么?”

 “只可惜心地太过善良,无法执行公主的命令,回去一定受罚。”她四人轻叹,他又道:“我一定要见到公主,你们又下不了杀手,与其这样僵持在此,倒不如听我一个建议,两全其美!”她四人果然急急问道:“什么建议?”

 “借刀杀人!”“什么?”沈亚之笑道:“公主身边,一定不只你们四位,一定也有心狠手辣的武功高手,你们只要把我送到那种人手中,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

 四女齐声惊叫:“啊!”沈亚之长叹:“我只恳求你们一件事,在我死了之后,把我拾到公主面前,让我死后也能见到公主一面。”

 四女不由得感动不已…半晌仍无动静,沈亚之哭了:“原来你们这里连一个狠心的人都没有,思,我还有另外一个主意!”她们实在不忍心见到血淋淋的结局,立刻叉问:“什么主意?”

 沈亚之道:“把你们的带解下来!”四人齐声怒道:“你说什么?”沈亚之忙道:“误会…误会…我是说,竹儿把菊儿绑上, 兰儿去把竹儿绑上,梅儿再去把 兰儿绑上,最后我再把 梅儿绑上,我押着你们一起去见公主…”

 背后传来一声轻笑··“好荒唐的主意!”众人一惊回头,从里面走出一位健康老年师太,目光锐利地上上下下把沈亚之打量个够,点头道:“好个一品驸马!”

 沈亚之一怔,道:一品驸马四字,顿时令他想起许多前尘往事来·丙辰一科抡魁,高中状元第一名,又钦赐“翦云驸马”高祖李渊 乘兴在内苑“金谷园”的琼林殿,大宴新科及第进士以上共三百余人,又有文武百官员,更令所有王子、公主、驸马,全都要来出席。那真是一场盛大的宴会!只因窦皇后早已去世,这次宴会是一位尹贵妃,陪着皇帝参加的!

 当年的沈亚之只有十四岁,其实就是这次宴会的主角:被指婚的“翳云公主”当时只有十岁,依赖在父皇膝前撒娇,问了一句相当幼稚的话:“状元点驸马是几品官?”李渊最疼这幼女翦云,哈哈大笑道:“就因是你的驸马,不是官也是一品!”说这句话时,沈亚之恰巧就在旁边,立刻跪下谢恩。一品驸马四字,就是指这一句!回忆及此,沈亚之再次仔细打量,依稀昔日容颜:心头一阵激动,顿时如见亲人,孺慕之情立生,跪下叩首:“您就是尹贵妃娘娘…”

 她只伸手虚空一托,一般无形大力就将他扶得站起,道:。尹贵妃,今大悲师太。”尽管她修链得佛法高深,见了沈亚之亦不免神情激动,喟叹曦嘘:“红尘万丈,过眼云烟…”

 沈亚之道:“得见仙容,幸何如之!”接着又问:“公主安否?但只一见。”大悲师太却叹道:“不必了,你还是回去吧。”

 眈匪之不吼:“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不许我跟她见面?”大悲道:“你可知道一代佛门高侩的大慈圣僧宁死也不愿你跟公主见面,是什么原因?”

 沈亚之长叹道:“我只能猜到大概,无法明白细节。”大悲道:“你且说大概!”一沉亚之接道:“你愿说细节?”·大悲眼神凌厉:“你从不肯吃亏?”

 沈亚之愤然大声道:“你们李家却给我吃了大亏!”大悲不免心惊,凝然道:“你不是自许聪明绝世么?”  m.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