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44章 怱地双膝下跪
 魏王道:“是武林人物?”“不错…这谋逆之罪,审理衙门最好是大理寺那里面有位资深的侍郎,崔敦礼,正是下官的亲舅父…”魏王颔首道:“可行!待本王回京后,再当面提示他,无论如何要坐实他的罪状!”

 周葆荃再道:“送到大内鹿鸣苑,严刑拷打之下,大约用不了十天,就什么罪都承认啦!”魏王一听到“鹿鸣苑”三字。

 顿时信心大增,笑得开心,道:“最后再由本王亲自行刑,除了父皇二十年宿怨沈亚之,一定更是大功一件!哈哈…”

 周葆荃凑近他耳朵,低声道:“叛逆大罪,无论首从,一律处斩,倒是那十二金钗无论如何也会为王爷保留下来的…”魏王眉飞舞,纵声大笑道:“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哈哈…”

 他一巴掌拍在周葆荃的膀上,赫然大笑道:“恨不得早些动手…”周葆荃道:“明就起程,早进京,早回程,就可以早下手!”魏王道:“好好把这件事办成了,本王绝不会亏待你!”

 他们在这里商议着极机密的大事,不料却隔墙有耳,被两个极为奇特的人物听得明明白白。这两个人正是陆散人跟小玉女。小玉女叹道:“岂有此理?这世上真有这么狠毒可怕的人,有这么可怕的阴谋…”

 陆散人道:“红尘凡间,罪恶渊薮…”小玉女叹道:“算了,我们也不是来扮演菩萨,也不用拯救众生,我们只要赶快把事情办好了,早羽化飞升…”陆散人道:“所以我才赶着要带你来见识一下,我苦心安排的这颗棋子!”

 这陆散人已是“陆上散仙”级的人物,轻易就躲过重重卫,带着玉女进入一辆特别布置的“七宝香车”

 里面就是魏王李泰口中的“宝贝”是他千方百计,要讨好那好老爸心的…武媚娘!这武媚娘正独坐颦眉,听到声响正要起身,陆散人伸手一指“嗤”地一声,她就应声而倒,昏昏睡去…

 玉女一见这小小武媚娘,就吃惊得说不出说来。陆散人道:“怎样样?”玉女将这武媚娘左看右看,再翻过来前看后看,叹道:“怎么会这么像?简直就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还有没有什么破绽?”“如果是这样睡着的,只怕就连亲生父母,也分辨不出真假!”“醒来以后呢?”“醒着之时,言行举止,思想神态,一定会有很大的差别!”

 陆散人笑道:“你且设想一下,一个女孩子,一旦选入深宫,一旦为皇上宠爱,开始身价百倍起来,她的言行举止,思想神态,会不会改变?”“嗯…大概是会的。”

 “女儿一旦进了深宫,一入候门深似海做父母的又有多少机会能再见到她?”“这个嘛…”

 “除非她已封有贵妃或皇后,能请得皇帝恩准…”“哦…?”“到那时,你的任务也该早已完成啦!”玉女果然振奋:“不错!”她伸手往这武媚娘额上轻轻一弹!陆散人立时道:“你在做什么?”

 玉女道:“我再给她打上一个圣女印那就更像啦!”陆散人吃惊:“她额上突然多出一个血红的记印,会不会惊动他人?”

 “不会!不会!我打得极轻,三天后才会有一点淡淡的痕迹,…变得血红嘛,至少要一个月之后!”她又伸手深入她的‮衣内‬,按在武媚娘那柔软的口上。“你又在干什么?”“她还太瘦弱,我再给她碧罗功让她发育得更好一些…”

 “哦…?”“我在这里运功,你可以讲些有趣的事给我听,例如你是怎么找到这颗“棋子”的?”陆散人道:“这可要扯得很远呐!”

 玉女一面运功一面道:“慢慢说…不要紧!”“嗯,这得要感谢我一个朋友,袁天罡!”这袁天罡可是个大大有名的人物,他的叔父袁守诚,是朝廷“钦天监”正卿!

 这袁天罡昔日在长安市上,设摊相命时,某来了一位白衣秀才,要求卜一卦,问明是否下雨。袁天罡答曰:“明辰时云、巳时打雷、午时下雨。”

 “哇!到了科学发达的今天,气象局也不敢作这样的气象预报!”那白衣秀才大概是看他太过“臭”再紧盯一句:“会下多少?”

 “你在问明降雨量吗?是三寸零四十八滴!”好家伙,就连几滴都说出来,不是吹牛,就是唬外行!那秀才吼道:“原来你是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袁天罡道:“灵不灵当场试验,准不准过后方知,你怎么说我骗人?”

 那秀才厉声道:“好,就等你明,看看到底有雨无雨?如果你说得准了,我就赠你五十两黄金,如果不准,哼哼…”袁天罡冷笑道:“你干脆说出来,你会扯下我的招牌,打烂我的摊子,把我赶出长安城。”

 秀才负手而去,狞笑道:“你知道就好。”原来他就是茎河老龙化身而来。他的虾兵蟹将报告:“长安市上,有个相士,每给那个叫张稍的渔翁卜一卦,叫他依方位时辰下网,收获必丰!”

 龙王怀恨在心,故意来找他麻烦,心想:“我自己身为迳河龙王,负责长安降雨,是晴是,还是晴时多云偶阵雨谁会比我更清楚?”

 到眼前为止,他尚未接到任何叫他明下雨的指示。他非常得意,一路上踏着“迪斯可”步伐,回到他的水底龙宫。

 正眯着眼唱着:“小雨来得正是时候…”“金衣力上”传来了玉皇大帝旨意,明的长安城内:“辰时云,巳时雷,午时雨,未时停,降水三寸零四十八滴!”这迳河龙王大吃一惊,五十两黄金白白丢了不打紧,这张老脸往哪儿摆?

 堂堂龙王之尊,居然输给了一个街头算命的!更糟糕的是,那个算命的从此声名大噪,一定会有更多渔夫去求他卜卦,他这茎河之内,水族全被捉光,何以壮观水府,何以跃翻波,何以助龙宫威势?

 他毕竟沉得住气:旨意归旨意,执行归执行,所谓“你有政策,我有对策”!龙王心中呵呵笑了,只要打了个通融办法的鬼主意,决定明延迟半个时辰下雨,提早四分之一时辰雨停,致于降雨量嘛,只须往这‮央中‬集中,稍稍克扣他零寸八点就行啦!

 次雨过天青,迳河老龙又化为白衣秀才,一脸凶煞,拨开人群,冲到袁天罡的摊位前,就要动手。谁知这位“神相”抬起头笑哈哈说:“你砸我摊位,出了一口恶气,可是你身为迳河龙王,胆敢违抗敕旨,改变时辰,克抑雨量,你已触犯了天条,准备躺在剐龙台上,身首异处吧!”玉女仙子笑道:“你扯到哪去了?这个故事在西游记里就有,还用得着你来说给我听!”陆散人道:一凡事自有前因后果,我说的这位神相袁天罡,也知道自己卜卦而多害了鱼虾水族之命,造孽甚多,便自动收了命相摊位,离了长安,遍游天下名山大川…终于连皇上都听说了他的“神相”之名,下旨召他进京!

 袁天罡并不热衷名利,但又不能违抗旨意,便何况他的叔父袁守诚也同时来信,希望他进京相见,商量一件重要事情,他只好一路游历,一路向京师而来。

 途经利州,这武媚娘的老爸,当时官拜工部尚书应国公,以东道主‮份身‬,热情地把他接待在家中、美酒佳肴,大吹大捧,并藉此机缘,请“神相”为家人一一相命。

 袁天罡相了武媚娘的生母杨氏,说:“夫人骨法异常,必有贵子!”武士一听,大为高兴,吩咐婢女把孩子们一个个都叫出来相相!相了两个男孩,武元庆、武元之后,道:“官至剌史,但老运欠佳!”相了小媚娘的姐姐,说:“此娃大富大贵,但不利其夫!”

 袁神相随口批断,武士也不以为意,谁知这位神相眼光瞧见一旁妈手中所抱的孩子,武媚娘!当时的媚娘才周岁,刚会走路,牙牙学语。袁天罡放下酒杯,亲自走上前去,仔细端详一番,赞道:“此子神采奥微,不易知,敢请举步而相?”

 这武媚娘就被放到地上。才蹒跚三两步,神相袁天罡惊曰:“角龙颜,凤瞳鸾颈,伏羲之相,贵人之极也!”

 这个当老爸的正在吃惊,袁天罡犹不自已,环行武媚娘一周,怱地双膝下跪,斗胆申论:“若是男,当为天下主也!”

 (以上这段传说,在‮人唐‬“谭宾录”中有载。)当然他并没有记载,这位武爸爸大为高兴,立刻就赏了他五百两黄金!

 而这两袖清风的相士,就因这五百黄金而能渡过干山万水,来到长安。也因此而受到太宗李世民的重用,从此飞黄腾达!玉女笑道:“原来懂得拍马的人,也有好处的!”  M.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