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38章 出现了裂痕
 “然后呢?”“他跟薛姑娘见了面,又争又吵,又恩又爱,拥拥抱抱的搞了半天,薛姑娘的贞未失,驸马爷的功力却全都不见啦…”“怎么会这样的呢?”“是驸马爷非要强行灌注给她不可,因为后来又来了一位老瞎子公公,还有一个小女孩…”

 “是陆散人和骑鹿玉女…”“对,我们听到他们四个一起讨论,争执,最后又达成了什么协议…”

 “什么协议?”“我们不敢偷听…最后薛姑娘才把我们叫出来,代要尽心服侍,永矢不渝!”凌玉娇似乎已了解其中因果,叹了口气:“没事了,下去吧…”不料十二金钗又道:“还有…薛姑娘突然去而复返,交给我们每人一颗灵丹…”

 “做什么用?”“要我们…”她突然面红耳赤,娇羞不能启口。凌玉娇约猜得出来,便问道:“往下说…”

 “我们四个…服侍了他‮夜一‬,他就功力大进,只可惜,刚才他又全部传输给了薛姑娘!”袁紫霞恨声道:“该死!”凌玉娇却阻住她,再次注视这十二金钗:“这么说来,你们还有八位还是‮女处‬?”

 “你们八位的灵丹还在?”“是…”“你们愿不愿意帮助驸马爷?”她们异口同声道:“蹈汤赴火,在所不辞!”“好!”她柔声道:“我不知道你们在无花宫学了什么功夫…”“姹女九转!”

 “对,就是姹女九转,总之你们要全力奉献自己!”“是!”凌玉娇又转向芸娘道:“你还记得钟王陵寝,图壁上的合籍双修吗?”芸娘道:“记得!”

 “你陪她们去,在必要的时候,好助她一臂之力!”芸娘笑道:“我懂啦…”芸娘便领着十二金钗,小心翼翼地抬起沈亚之离去。李莫愁一直望着她们的背影发呆。凌玉娇道:“你放心不下?”莫愁道:“有芸娘跟去,我很放心,我只是奇怪,驸马到底跟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

 袁紫霞道:“原来计划南下云南,现在突然改上长安,大概就是协议去找翦云公主!”莫愁道:“可是他追踪红莲而去,就已经留了信给我们,指示得非常清楚呀!”凌玉娇亦口道:“这次他又指示用蛮牛阵退敌,也好像不是临时才决定的!”

 袁紫霞想了想,也觉得太过神奇,喃喃道:“难道他已经能够未卜先知?”“还有,他一直在我们的重重保护之下,只有最近这次独自上了燕子矶但也不可能突然之间,对宫廷之事,得这么清楚呀!”“只有一个解释!”“什么?”“他本来就是驸马沈亚之!”“啊?”“玄武门事件,太子建成被杀,这驸马不知遭到什么不幸,落到钟山雨花台成了七残乞丐,直到现在,才渐渐恢复了记忆…”“可是他又是隋炀帝之子杨欣?”“可能有误…”“可是他有龙吐珠…”

 “那也是巧合…”凌玉娇叹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随时提高警觉…”“怎么?”“他这次已经得罪了那个王爷…”

 “他明明是救了那个王爷!”“可是那个王爷却不会这么想,只要看看他长相德行,就知道他是那种生偏激,有仇必报的小人!”

 李莫愁亦道:“凌姐说的不错,他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只不知他会采用什么手段罢了…”正说间,前面叉传来一阵叱暍之声。袁紫霞惊道:“不好,这么快就来了!”

 一展身形,急往前掠去,只见那个专会惹事生非的郝总镖头,与两名干瘦老人拦在路‮央中‬,一付寻衅闹事模样…

 十余名银鹏女将,显然已吃了亏,银折断跌落,个个花容失,发襟斜…凌玉娇亦已赶至,见状暗惊,急越前抱拳行江湖见面礼:“郝总镖头去而复返,一再拦路,所为何来?”

 郝威远正想开口说话,却被一名较高老人伸手拦住,嘎声笑道:“跟你这雌儿多说无益,去叫沈亚之出来回话!”沈亚之已吩咐绝不可滋事,更况他已身无武功,与常人无异,如何应付强敌,只能忍气声,小心陪礼道:

 “驸马此刻凑巧不在,前辈不妨留下尊号,指定时间地点,必定登门请益…”原来她只想先来个缓兵之计,让大队得以继续前进,再去与沈亚之商量应付之法。

 谁知那老家伙不吃她这一套,厉声道:“他明明在车上休息,可是瞧不起老夫,不肯现身?”

 只见他随手就轻轻松松地将路旁一块巨石提了起来,往大路‮央中‬一放,自己四平八稳地坐在石上,道:“不妨再放出蛮牛阵来试试!”

 看样子他是为王爷找回颜面而来,必定不能轻易就打发得掉,不豪气大发,朗声道:“好,驸马爷吩咐我们绝不可惹事,但也不可怕事好狗不挡路,挡路非好狗前辈再不让路,只好得罪了!”,被人骂成是狗,果然狂大发,呼地纵身而起,疾扑而至!凌玉娇暍声“来得好!”立时错步斜身,一招“蹼步趺”绝学,了上去!双掌正要相接,突听一声霹雳暴暍:“住手!”

 这一暍,有如平地焦雷,震得耳朵发麻,心神一窒,不由自主地缩手跳开。抬眼一看,只见这位风倜傥的驸马沈亚之众多‮女美‬陪同之下,负手而立,从容微笑道:“报上名来!”那高瘦老者怒道:“商山二老特来请教!”

 沈亚之惊道:“原来是商山二老你是云鹤,你是天松…”“亏你识得老夫之名,我问你,你那一招天乙诀是从何处得来?”

 沈亚之道:“天乙诀?就是指着鼻子骂人的那一招吗?”果见他伸出一手,中食二指叠,遥指向云鹤鼻下口上“人中”之处!郝威远惊叫:“师叔小心!”

 云鹤大惊,一跃而退,谁知他仍是指着,他心慌意又退,狼狈不堪!众女全都看得莫名其妙,沈亚之笑道:“商山二老成名不易,快快就此退去!”

 云鹤却倔强吼道:“你是真的会这一招天乙诀还是只会比个手势而已?”沈亚之道:“何不上来试试?”云鹤道:“不许用这一招!”

 沈亚之道:“这个中看不中用的虚招,要来何用?听说你不止是打名家,更能练成武林中失传已久的绝顶神功,叫什么来着?”“梯云纵!”

 “哦,这梯云纵有何奇特之处?”云鹤得意骄傲道:“一般人练成轻功,自诩能一而登多少高,到了极限,总不免力竭落下,我这梯云纵只要左脚往右脚背上一踩,就能拔高数丈,再又用右脚往左脚面上一踩…”

 “哦?就这样像踩楼梯一样,直纵上云端,所以叫做梯云纵?”他转向身旁一群‮女美‬道:“他说他能纵上云端,你们信不信?”

 众女异口同声道:“不信?”云鹤涨红了脸,厉声道:“上云端当然是不可能,但是我能比一般人跃得更高,绝不吹牛!”沈亚之哦了一声:“请问你在这上面下了多久功夫?”云鹤傲然道:“至少五十年!”

 沈亚之笑道:“我这批银鹏女将,最大的才只有一半,你可敢跟她们比比?”云鹤望了她们一眼,只是冷笑,为了要一展威风,呼啸一声,拔身而至,果然上到了路旁树巅!

 只见他足尖在枝哑上一点,‮子身‬又拔高而上,力竭之际,他左足再点右足,双臂一振,又自拔高丈余…

 这已是惊世骇俗的绝顶轻功啦!只见他右足再点左足,还能再升近丈!沈亚之却抓住身边一名穿了银鹏装的女将,用力往上空掷去,大暍一声:“飞给他看!”

 那女将被他掷上树梢,也学样用脚尖在树枝上用力,一蹬,‮子身‬起得更高,双臂一拍,风鼓翅,再次高飞!

 当云鹤终于力竭落地之时,银鹏女将已经展翅翱翔,甚至卖精神,藉那特殊设计的银鹏装之助,在空中翻转腾挪,进退越避,无不如意!云鹤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极不服气,冷哼道:“并非真才实学!”

 沈亚之道:“不错,至少五十年苦功的真才实学,何以比不过才数月功夫学会的银鹏女将?”“投机取巧而已…”“好,我们再试试你的真才实学,打功夫!”云鹤眼神一亮:“怎么试?”

 沈亚之悠然坐到他搬来的大石头上:“名家点,应声而倒…我让你点三次!”云鹤狂笑道:“你听过宇内十大高手吧?前后被我点倒了四个!”

 “难怪有人讥为宇内十大吹牛手…”“好狂的小子,看招!”他一指点出“噗!”地一声,戳在沈亚之口神藏上!这神藏是人身“足少肾经”的中继大,中者立即昏睡如死,如不及时解救,血气滞行半个时辰,可能半身残废!本是应声而倒,谁知沈亚之人没有倒,股下的巨石,“嚓…”一声,出现了裂痕!,众女正在为他担心,沈亚之却笑道:“点功夫不怎么样,点石功夫却是一!”  M.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