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34章 昨天夜里
 宁儿道:“这是我们的银鹏装我们可以飞到天上去找!”薛无双不瞪大了眼!她们已经动手解开…薛无双好奇观看。

 原来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几藤条,和一匹纯白丝绸的布料!她们熟练地将这几极佳的藤条当成骨架,撑开那张早已剪裁制好的绸布上!

 三下两下,就组合成一具摺叠式的大风筝!宁儿、馨儿已开始将附在风筝上的绳索皮带环扣,分别固定在自己的部,肩胁之下,以便承载自己的体重!伸开两臂,又恰巧能握住风筝两翼藤条上的“握把”

 薛无双一眼就看出这套设计的妙用无穷,见猎心喜,忍不住开口道:“我也要试试…”宁儿向一女将示意,那少女就将刚刚组合好的“银鹏装”递过来,并协助她扎缚妥当!宁儿、馨儿为了要试试自己是否穿戴舒适,用力鼓动了几下风筝的翅膀!

 一阵气流压缩,起地面尘土飞扬,杂草俯偃,而她们自己也都因气流压缩的反作用力,拾得她双脚几乎要离地而起…薛无双马上领悟到要领,而她的武功造诣更高出宁儿、馨儿许多,只见她双臂一拍,两腿一登,就已如银鹏展翅,冲天而起!再拍几下翅膀,她已经凌空扬长而去,直看得宁儿、馨儿与十名女将,叉惊叉羡,钦佩不已…

 薛无双发觉自已竞能利用这个简单的东西,凌空飞翔,真是又惊又喜,难以置信!这真是一种难得的,全新的经验!毕竟这种“能飞”的机会,不是人人都够的!

 她好奇地要尝试这只奇妙的风筝,到底有什么特?她开始在空中翻高俯低,转折腾跃。以她现在的武功境界,内力基础,只需几次尝试,就已能充分掌握这只“银鹏”的奥妙,领悟许多技巧。

 她把自己当成是一只苍鹰,是一只大鹏,在空中翱翔巡弋,俯视千里。不再有地心吸引力的迫感,不再有地面上“举步维艰”的拖累!在空中她只要乘着暖暖的气流,只要一斜翅,一扭身,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这种经验,果然是美妙极了。她真想在空中好好飞一飞,而飞的机会多得是,还是赶快先找到“驸马爷”再说,此时的宁儿、馨儿,与十名女将亦各自升空,盘旋搜寻。这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高照,万里无云。

 从这样的高空望下去,玄武湖有如一面平静的大镜子,游湖泛舟的小船缓慢得几乎静止不动,只有几只风筝,在比她的位置更低之处,围绕着一座完全不同于其它船只造型,方方大大的一座屋宇建筑似的木排·那就是她的“玄武水榭”没错了!

 薛无双滑翔而下,接近宁儿、馨儿的身边时向她们比个手势:“对了!”薛无双就轻轻巧巧地降落在这座水榭的屋顶之上了。宁儿掠过她身边问道:“要把整座都拖回去吗?”

 薛无双道:“不必,你们去找一艘快艇来,接她们上岸即可!”宁儿、馨儿表示知道了,便向十名女将呼啸发出讯号!她们果真是训练有素,立刻留下一名女将,升上极高之处,盘旋着掌握目标,其余则一路往主力部队的方向飞去!

 沿途也在适当的位置,留下一名高空盘旋者,用以指引目标。“玄武水榭”之内,这位风多情,英俊潇洒的驸马爷,正在与十二金钗享尽温柔…为了不辜负薛无双一番好意,他愉快地反覆哼唱着那首既香,叉绮丽的歌:

 梦觉高唐云雨十二巫峰得偿相思愿采得玉津凝脂处浓方是桃源路十二金钗是如此曲意奉承雨之恩…风驸马不但要采遍这“巫山十二峰”更努力要将她们的处子玉津,炼成丹田凝脂…

 见薛无双不速而至,不咦道:“玄武水榭不是已解缆漂至湖心了么,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薛无双失笑道:“原来是你故意解缆漂流,害得我们瞎担心一场。”

 她举起刚刚下来的“银鹏装”:“幸好宁儿、馨儿带了这个。”沈亚之叹道:“你就带她们找来了?干嘛要这么快?这里十二金钗又温柔,又多情,我都还来不及全部尝遍…”

 薛无双抬头望去,果然只有四个金钗额上红色圣女印已消失…薛无双牵起她们手,柔声道:“滋味如何?”她们却异口同声,娇羞不胜:“滋味无穷…简直是妙极了!”

 “如何妙极了?”这十二金钗虽说是薛无双一手栽培训练,却亲如姐妹,对她也胆敢放肆直言。第一位笑道:“这滋味的确妙极,却又不知如何说得明白…”第二位亦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第三位道:“你何不亲自尝尝看…”第四位接口道:“保证教你爱不释手…”薛无双笑骂:“贫嘴讨打!”

 十二金钗知她定有知心话要对这位风驸马说,全都嘻嘻哈哈,退入室内去…薛无双惊异向沈亚之道:“我以为叫你采,她们就会虚弱不堪…”

 沈亚之笑道:“采女之,补己之,这是最下的采补术智者不取…”“那你是…?”“我这是合籍双修‮女男‬双方都有利…”他嘿嘿笑道:“我体较弱,所以我的利就比较多些!”薛无双惊异不置。

 可是刚才握那金钗之手,就是要探她虚实,非但未见她有损耗,内息反而更见调合畅!她不由得不信,望向沈亚之笑道:“这十二金钗你可中意?”

 沈亚之赞道:“人间极品,好极妙极!”薛无双有意追究底,笑问道:“好在何处?愿闻其详…”

 沈亚之亦不作隐瞒,坦然道:“分明‮女处‬,初夜落红,却能羞怯中主动积极,谆谆善,逐步引导,进入美妙无比的境界之中…”薛无双得意大笑:“风驸马,果然识货,她们可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

 “什么训练?”“圣女门的姹女九转神功!”“好!这个名字取得真的香绮丽,又能引人遐思!”他沉浸幻想之中,喃喃道:“窈窕姹女,揽之入怀,浸入玉津,不止九转,更可十磨…”

 薛无双冷笑:“凡夫俗子岂识得厉害?只怕转得一转两转,至多三转四转,就已弃甲丢兵,大败亏损…”沈亚之笑道:“在我却意犹未尽…”薛无双道:“我知道你别的不行,唯有这方面是天赋异禀…

 你也不用觉得可惜,你那大队妾侍婢,老牛破车上长安,少说也要百才到得了,这中间我尽可当义务老师,把你那些大小老婆全教会了…你就可以一路上慢慢转,慢慢磨啦!”他一下子跳起来:“哎呀不得了,这样一路磨上长安,就连铁杵也要磨成绣花针啦!”薛无双拊掌大笑:“最好最好,磨得又短又小,免得再去残害我广大妇女同胞…”

 “嗯,那我可得把握机会,趁此尚未磨损之前,先来跟你转上一转!”薛无双惊道:“你敢!”他立刻就像个放形骸的花花公子,一把将她搂个怀,又亲又吻!

 薛无双猛不防被他火热的嘴吻住,想要喊叫,已出了不声,想要挣扎,已是不及…也不知是被他的手按住了什么道…也不知是他的手有神奇魔力…薛无双非但没有半点挣扎之力,反而极希望能舒舒服服地躺到他的怀里去…

 她‮体身‬就只有那袭薄如蝉羽的白纱,更方便他的手探入其内…他的手已握住了她的双峰…他的嘴又咬住了她的耳垂…腻腻的声音在耳边道:“你的姹女九转定比她们更高明…”

 她已意,手脚发软,呻着道:“你如真的想要…我就陪你转…”“不对,你应该是害怕、惊恐、愤怒、你应该抗拒!”“我为什么要愤怒、抗拒?”沈亚之怒道:“你不生气、不抗拒、又怎能产生力?”“我为什么要力?”

 “咦?你不是有星妖法的么?”“没有了,昨天夜里,就已经被你炼得没有妖法了,我已经是个正常人了…”

 她的‮子身‬滚烫起来…她主动地拥吻住他…她牵引他的手,来到芳草萋萋的幽谷之地…她口中喃喃哼道:…采得玉津凝脂处,浓方是桃源路…她已媚眼如丝…她已气息如兰…她在他耳边哀哀息:“给我…我要…”

 她已被他拨得登上情高峰,罢不能…她已不顾一切,她只求一时之快!她要放纵,她要爆炸!她已在昏之中,却感到一阵清凉,将她从昏爆炸的边缘拉了回来…

 那股清凉之感,是从她的口透入的!原来他的手掌正紧紧在她柔软的部,他好不容易才从四位金钗处凝聚的一些功力,又源源不绝地被她从口“膺窗了过来!薛无双惊惧大叫:“不,不!我不要星妖法,我不要做妖女!”  m.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