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20章 抢过自己衣服
 “商丘”“公孙”“隐白”等!霎时间,这“足太脾经”上下十七个道,麻难当,如千万只虫蚁。

 同时咬啮,痛苦难当…谁知这样的痛苦,竟引得她内里深处,出现一股极甜极美,极畅快的感受!人好逸恶劳,栖凤立时全神贯注于那“美妙”的一点,不再在意那麻痛苦!一声断喝,杨暕突地将她右臂一扯,出手疾拍快打,将她“手太肺经”所属的“中府”

 “尺泽”“列缺”“太渊”“鱼际”“少商”诸,全都打遍!余势未竭,他又将她提得离地而起,再点她“手厥心包经”诸…突下又将她赤的‮子身‬抛起,凌空起脚,足尖飞踢她“足太阳膀胱经”诸

 这栖凤‮子身‬堪堪落下,杨暕突地伸手一拨,她就变成头下脚上的古怪姿势,再疾点她“手少三焦经”

 霎时间,栖凤仙子陡觉背心的“至”上,内息一跳,直冲入椎“悬枢”内!然而这“至”到“悬枢”之间的一条内息,却串连不起来!顿时有如寒冰浇头,冻雪埋身。冷得她牙齿打战,全身发抖不止…这“六融雪神功”最耗体力!推荐此时已汗浃背,但他绝不停手,掌拍指戳,脚踢肘撞…

 有时一口气不断,连拍带打,将她一路经脉打通…有时更要蹈罡步斗,提神运气二 步五步,才拍出一掌,点下一指。

 如此打遍她全身正经十二脉!血脉渐通,和融融:…栖凤无比受用,渐渐沉入暖洋洋,乐陶陶的境界!接着还要再打通她“任脉”“督脉”“维”“维”“蹻”

 “蹻”奇经八脉之中,最繁复难明的“冲脉”“带脉”尤其花了他最多精力,最多工夫,最后,他伸掌抵在她口“神封”上,六神功缓缓透背而入,那“至”“悬枢”之间。

 终于能接上线啦!这一接上,栖凤猛觉自己内息,汹涌澎湃,顷刻之间,更能自行冲破七、八个窒滞之处!真是一窍通,百窍通!这全身奇经八脉!豁然全部贯通,如一条长江大川,急速动不息…那股暖洋洋,热融融的“六融雪”内息,催动得自丹田至头顶,再又由头顶下丹田,愈愈快!

 四肢百骸,俱都是无可发的精力!真是天大的福泽!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生死玄关”居然打通了!栖凤只觉得全身精力弥漫,神清气,体力旺盛,连脑子也倍加灵敏起来…而他的一只手仍按在自己前“神封”上,六神功仍在不断的倾注而入!

 她正要开口叫他松手休息,突然玉门深处,又是针扎似的剌痛了一下!而恰巧那个地方,却是人体任何经脉所无法到达的“死角”!即使是武术修练到了“生死玄关”的境界,竟也拿它毫无办法!那条可恶的虫,竟如附骨之蛆,纠缩在那处最尴尬,最无能为力的位置,随时发作!

 我到底是作了什么孽,要受到这样的惩罚?这样的惩罚,要忍受一辈子?栖凤正在伤心绝望,自艾自怨。

 杨暕的手却松开了她的脯,在她的‮腹小‬上,轻轻地‮摩按‬着,渐渐的,将她周身上下,窜不息的精力,全都引了过来,聚集在丹田之下…

 这样的聚集,竟引得她‮腹小‬之内,奇妙地酥酥麻麻,酸酸涨涨…这样愈聚愈多,愈是酥麻酸涨,她正在陶醉在这种莫名的奇妙中,赫然惊觉他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按住了她的下!

 她又惊又慌,又羞又怕,又恨又怒!一千、一万种复杂情绪,都抵不住那种异样的,美妙的舒畅!她正要喝阻,张口竟又无法出声。

 “这就对了,你只要放松心情,切勿抗拒。待我将它引出来。”他手掌轻轻贴在她间…轻轻按住了丰之丘…那里滚烫娇

 那里红晶莹…他手掌心轻轻住那粒小小的,凸出的,精致玲珑的“豆蔻”上!他柔和地她的这粒“豆蔻”!而那样小小的一粒“豆蔻”却是她全身上下,最最娇柔,最最感的地方!

 被他那样的手掌上热力烫熨,被他那样反覆!就像挑着全身的神经…令得她随着他的挑,轻重缓急,阵阵颤抖,突然,她深隧之处,又剌痛一下!杨暕立时感应到了,欣喜道:“来了!”

 是什么来了?是愉舒畅的高顶峰来了?还是人生另一全新的境界来了?像栖凤这样的女子,好强争胜,不但要在武功上更上层楼,更能在年纪轻轻之时,就创下栖凤庄这片基业,岂是一般女孩子能做得到的?套句现代人的说法,这位栖凤仙子是“女强人”!但是,事业上的强者,必然也会失去某些感情上的重要成份,包括爱情。

 栖凤膝凤的事业肯定是成功的!但她的感情生活却极度贫乏,尤其是爱情生活,简直可以用“枯萎”二字来形容,她不止是高高在上的“师父”甚至因门规森严,没有一个子弟敢跟她“亲近”!

 她孤芳自赏,尘世间的臭男人个个不在她眼中,此刻却由这个陌生男子,伸手探入了她‮体身‬的“‮处私‬”也同时探入了她感情的“‮处私‬”

 突然,栖凤深隧之处,又剌痛”下!杨暕欣喜道:“来了,来了!”他的手更轻柔了!栖凤仙子长长地吁了口气…她清楚地感觉到,那条潜藏在深处的虫,已经被引而动了!杨暕掌力更透炙热…杨暕手掌又在‮摩按‬!那“豆蔻”传来更多更剧烈的剌…那虫就更‮动扭‬,更挣扎…

 她竟能清楚地感觉到,那虫子经不住惑,开始离开那潜伏的位置,开始顺着那条“通道”往下移动…果如杨暕曾经提示的,那虫子在‮动扭‬挣扎,所引起的一阵酸麻,让她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快

 这种奇妙快,节节升高,升高…她已忍无可忍地从喉间发出一种奇怪的“伊唔”之声…她已忍无可忍地扭着肢。

 然后她又发觉自己的“失态”羞红着脸,强自忍住!但是这种发自内里深处的美妙,是根本忍不住的!这位栖凤仙子至今仍是处子之身,她从未与异“接触”过。

 但是她刚才听到杨暕提示“媾”二字,这二字竟能引得栖凤产生莫名其妙的“遐想”!这遐想就更令她产生莫名其妙的娇羞。她蓦然惊觉自己赤身体。她蓦然惊讶怎么会任由一个陌生男子的手…就这样一念之间,那种搔动停止,那种奇妙快停止!那只虫子停止!不但停止,立时又爬升了回去。杨暕叹道:“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在干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干呀!”“好吧,就算我刚才不该胡思想,我道歉总可以了吧?”杨暕只好道:“我们从头再来过。”

 栖凤仙子这次不再抗拒了。她坦然接受:…她也愿意再感受一次!虽然有些羞人,但毕竟是一种愉快的,美妙的,奇异的“享受”…杨暕早已疲累不堪,鼓起余力,再次施展“”字诀、‮逗挑‬、吸引、导…

 又一次剧烈的剌,令得栖凤阵阵颤抖…丹田腹下又聚集大股的酥酸麻。那娇感的豆蔻,又一圈一圈地‮摩按‬。那虫子终于再一次离开那个死角位置。开始挣扎‮动扭‬…开始缓缓下降!那条虫子的“通道”又传来一阵阵舒畅…令她全身紧,非要极力忍耐,但是忍耐不住!终于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就像一个累积了许久的“嚏”非要痛痛快快用力十足打将出来不可…:。

 杨暕蓦地手掌往外一拔,同时大喝一声…“开!”栖凤仙子的泉关就豁然大开!就像鼓足了全力打出来一个“大嚏”!早已聚集在丹田之下的大股真力,猛地催动着她滚烫洪,大量猛泻!“哗!”地一声,如洪水决堤!来势汹汹,能冲走一切!果然那条被引口的虫,被这股洪,冲刷得跌了出来…纠了她许久的恶魔。

 终于离了她的体…栖凤仙子全身难以抑制地颤抖…杨暕骈指疾点她章门再捏她人中,这才将她那股狂泻的泉止住…栖凤已在虚,恍惚的状态下,软软地瘫倒在他的怀中…

 杨暕伸手,从她间一滩黏稠之中,捡起那条虫来。小拇指大小,又肥又胖,纯白得要透明的身躯,活像一只蚕宝宝,只有鼻尖部份一点丽的红!杨暕笑着举给她看:“你把它养得真漂亮…”

 那肥肥软软的虫,仍在他手上而动,吓得她拚命钻进他怀中尖叫:“拿开!拿开!我不要看!”忽然她又惊觉地推开他,抢过自己的衣服,仓惶地遮掩自己:“你…欺侮我!”

 杨暕不由失笑:“原来你并不知道我的专长是什么…”栖凤一怔:“是什么?”“练功!”杨暕盯视着她:“我要是打算欺侮你,我才不会管你是不是莫愁、绛儿的师父、早就把你拉来…合体双修!”杨暕惊惧退缩:“你敢?”  M.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