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17章 甚至起了內哄
 馨儿喜道:“有消息了…”抬头只见高高的天空上,一点银白…是一只风筝,在高空盘旋。如果不仔细瞧,根本不会注意到…那风筝上当然也是有她们的同伴的。那位同伴正在用竹笛吹出如苍鹰鸣叫般的声音,却又是长短间隔,节奏分明,听来正是一种联络信号!

 鸣叫半晌,那只风筝又扬长而去。宁儿喜道:“行了,消息已经传到雨花台凌玉娇率大队银鹏,马上要赶到这里了!”绛儿立时莫名激动与‮奋兴‬:“现在就教我飞。”

 “好!”馨儿从她的坐骑马鞍后的行囊中,取出她的“银鹏”装备来,动手解开。宁儿在一旁道:“仔细看!”

 绛儿果然留神观看,原来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几藤条和一匹纯白丝绸的布料!馨儿熟练地将这几极佳的藤条,撑开那张早已裁剪制好的布料上,三、两下,就组合成一只摺叠式的大风筝!小孩子都爱玩风筝,尤其想到这只风筝将要载她飞起来,忍不住好奇地伸手,摸摸…

 那丝绸织得又轻又柔,又细密又结实!馨儿已开始将附在风筝上的绳索皮带环扣,分别固定在自己的部与肩胁之下!以便承载自己的体重!伸开两手,又恰巧能握住风筝两翼藤条上的“握把”如此一来,不只可以展翅滑翔,更能振动双翼,有如巨鸟!

 馨儿为试试穿戴是否舒适,用力鼓动了两下翅膀!一阵气流压缩,激动地面尘土飞扬,杂草俯偃,她自己也因而‮腿双‬几乎要离地而起!宁儿笑道:“怎么样?像不像一只银色大鹏鸟?”

 绛儿由衷赞道:“设计得真是巧极了!”馨儿道:“是柳含笑姐姐设计的,又经过许多次改进,最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眼见她刚才鼓翅,也只不过是双脚将要离地,距离飞上天去,似乎还差了一大截,不由担心道:“这只银鹏,能够承载人的重量吗?”宁儿道。!

 “怎么不能?对”个武术与轻功都有足够造诣的高手来说,登萍就能渡水,踏雪几乎无痕。有这样一具又轻又巧,又能鼓风驭气的翅膀,应该很有挥洒余地啦!”“话是不错,可又怎样才飞得起来呢?”

 “我们当然也练习过。不同的环境就要用不同的方法!现在我们就要利用自己的坐骑!”馨儿翻身上马,喝道:“看清楚了!”忽聿一声,她已策马疾奔!

 那马儿定也与她一起久经练习,立时放开四足,发力狂奔,马是万中选一的良驹,馨儿骑术更是高明,纵身立在鞍上,曲腿弓,展开双翅,待马儿冲到速度极限,她弹腿一跃,飞在空中!

 去势未竭,她又连拍双翼,鼓动空气,顿时又拔高丈余!现在,她已经可以驭气鼓风,愈飞愈高,直入云霄啦!绛儿看得又钦又羡,拍掌大叫:“好极了,妙极了…”宁儿在她身侧,两人一起仰望天际的馨儿。

 只见她已不再鼓动翅膀,而是像老鹰一样,舒展双翅,平平稳稳地滑翔着了。“人不是鸟,人不能像只鸟一样一直不停地拍翅膀,所以上了空中之后,就要懂得寻找那种会往上升的暖气流…”绛儿道:“怎么找?”

 宁儿一怔:“怎么找…哎呀,反正你能升到那种高度,自然而然就知道啦!”绛儿突然惊叫:“哎呀,小心!”

 只见馨儿的风筝,不知何故,突然失速,从高中空俯栽而下!绛儿一颗心几乎要从口中跳出来,紧紧抓住宁儿臂膀惊叫:“怎么办,怎么办?”

 馨儿几乎要直接撞上地面,突地又转折上扬,一飞冲天!原来她是在表演“苍鹰搏兔”倒把不知情的绛儿吓了一跳。

 舒了口气:“吓死人啦,”接着馨儿就包起来,在半空中表演特技,转折翻腾,俯仰如意,灵巧之极!绛儿愈看愈心服不已:“有意思…”

 馨儿突然叫声:“注意了,接招!”立见她又是苍鹰搏兔,俯冲而至!她虽事先出声警告,绛儿却从来未被这样的空中攻击过,仓惶中不知如何应招,只得一跃后退!她只一动,馨儿巨翅一展,又如影随形跟踪而至,远比她跃退速度快了许多!馨儿再吼一声:“接招!”

 起脚向她踢来。这一脚又狠又快,绛儿闪避不及,只得举臂格开!腿骨远比手骨,腿劲远比手劲大。何况她这一腿直踢,自己举臂横挡,哪堪一击!

 就在此时,馨儿另一腿又伸了出来,轻轻巧巧就将她横架的手臂拨开,反腿弹出,直击她面门!绛儿怒吼:“你玩真的!”不再退让,奋力抢攻,一招“临窗揽镜”直击反兜,要将她连人带翅一起扯下来!

 谁知这馨儿倒也灵巧知机,双翼一拍,蓦地滑开,却仍在她的双脚所及的范围之内,不停连环攻击而至!一般武术名家的腿法,因受“地心引力”的关系限制,只能一腿立地,一腿攻击。

 顶多也只能利用弹身而起的短暂时机,才能‮腿双‬连环攻击…她当然也见过“地堂腿法”那种躺到地上,再用‮腿双‬攻敌的招势,但那毕竟为名家所不取!

 此刻的馨儿就与一般武术名家大大不同,她有双翅鼓风,又熟练得能够在空中转折自如,所以她能整个人起在空中,居高临下,一‮腿双‬就完全不受限制!

 抹、弹、踹、踢、勾、点、扫、挑!所有腿法名家华,被她展无遗,发挥得淋漓尽致,威力无穷!本来人的‮腿双‬,绝对不如双手灵活,所以武术名家,皆多钻研拳术,辅以腿法。

 但是腿又比手长,力量也远比手大得多,更何况,她从未遇到过这样完全用双脚的连环攻势!风驰电掣,狂风骤雨,一轮猛攻!顿时把李绛儿得手忙脚,几乎招架不住!

 幸而这馨儿也只是对这套全新的腿法,初学乍练,未及臻!幸而李绛儿跟随师姐莫愁仙子,闯江湖,临敌实战,经验丰富,百忙之中窥准一个空隙,一招栖凤庄绝学“张敞画眉”左手一勾一拨,右手如握笔递出!

 一般临敌搏斗,这一递出,应是敌人的眉眼之间。谁知此时馨儿居高临下,腿为主攻,她这一递,竟是馨儿两腿之间的“‮处私‬”!

 馨儿惊叫一声,少女的本能反应,慌忙用双手来护!绛儿也是霎时惊觉,仓惶缩手后退,羞红了脸,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馨儿两手松了双翼握把,失去鼓风之力,砰地跌到地上!宁儿哈哈大笑,过去扶起馨儿道:“总算遇到高手了吧!”馨儿生朗,不羞不怒,反向绛儿道:“刚才那一招,我其实不必松手来护,只须两腿一夹,你当然是摸不到我的,对不对?”绛儿想了一下,果是如此,笑道:“不错,顶多让我撕破了子,你再飞起来,就更是凉快多多…”

 宁儿亦哈哈大笑:“如果对手是臭男人,你这样春光外管教他眼花缭,心猿意马,输得更惨!”馨儿骂道:“呸呸呸,只有你才会用这种方法对付臭男人!”她三人哈哈大笑,引得周围那些女将们,亦都莞尔。

 宁儿道:“你现在总该知道,这银鹏女将不只是好看好玩而已,一样能用来作战!”绛儿道:“不错,这套腿法非常实用,要好好练练…”

 馨儿已将她的“银鹏袋”解下来,帮忙绛儿穿戴起来:“赶快练会,大姐她们马上就到…”绛儿道:“你的给我,你自己呢?”

 “你看!”馨儿用手一指,那边每十人一组的“银骑女将”就会多出两匹战马来。“那是我们的标准配备你不用担心!”绛儿已穿戴妥当…她也用力鼓动两下翅膀…强大的气流压缩,反作用力也带得她几乎要凌空而起…

 馨儿已将她的坐骑牵了过来…她心中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她翻身上马,立刻策马狂奔。宁儿、馨儿都吓一跳,叫道:“小心!”绛儿策马奔驰而去,大叫道:“快,快!再迟来不及啦!”

 ***绛儿的恐惧因何而起?大师姐雨虹仙子的预感成真!这次追随鄱王千里迢迢,从江西鄱湖来到金陵燕子矶全都是些杀人越货,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水贼寇!

 本就贪图这栖凤庄上财富盈仓!本就贪婪这燕子矶上‮女美‬如云!原先还想仗恃鄱王厉害手段,只要再加上他们近千名强徒。

 当然是顺顺利利,以大吃小,以石击卵…:谁知竟在最后一刻,冒出个名叫殿下的“臭小子”与鄱王只拚了一掌,就把他们吓退…这大笔财富…这大批‮女美‬…唉!水寇中几个首领级的“大哥”愈想愈呕,愈想愈不甘心…鄱王要疗伤五

 而那个臭小子的伤势,只怕五也疗不好…他们潜伏,侦察过!这一大票娇滴滴,水当当的姑娘们,个个仓惶失措,群龙无首,甚至起了内哄,刚才不就有一个叫“绛儿”的,跟她的师姐大吵一架,赌气逃走了!  w.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