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侠情种 下章
第5章 绝世无双
 难怪他总是不开口说话,原来是个哑吧!凭你哑吧也配当我“混世小霸王”的大哥?我呸!小耗子仍在忿然刚才打招呼吃了闭门羹!他故意抢上前去,帮忙搀扶起跌倒的三虎,一面对他们挖苦道:“既然本领不济,就别再叫什么虎啦。”

 这三虎手握半截兵器,一时怔住!不知是上前攻击的好,还是赶紧溜走为妙,而那秃顶大胡子仍是被一座山在肩上一样,丝毫动弹不得。那哑奴伸出手指勾了勾,指指座位。

 三虎此时已变成了三只病猫,战战兢兢,噤若寒蝉,乖乖地过来,乖乖地陪一哑奴”坐下!厅内数百英雄豪杰,窃窃私语…有人畏缩噤声…有人振臂熙攘…

 义愤激动…磨拳擦掌…就是没有一个敢过来向哑奴寻绊生事!哑奴对群豪置若罔闻,放开秃顶大胡子,迳自举起酒壶,仰头豪饮,畅快淋漓!小耗子早已饿得发慌,反正桌丰盛酒菜,根本就连筷子也未曾动过。

 也就拉了小灵儿落座,老实不客气,据桌大嚼起来…还不时向“关东四虎”客套着:“吃呀!吃呀,反正大把银子也花了,不吃白不吃。吃了变白吃…哈哈!”“关东四虎”正涨红着脸!坐立难安,哪里还有心情吃喝?小耗子正吃得两手油腻,口齿不清,还要伸长了‮子身‬想去抓对面一盒水晶绞子:“唔…对不起!递过来…递过来!”

 他正在狐假虎威,盼顾得意间,无意间瞧见那“歪嘴狼”也正杂坐在宾客之间,对他二人怒目而视!小耗子刹时脸色大变,一弯就要往桌子底下钻。幸而“歪嘴狼”身边一名痨病鬼似的干瘦老人将他拉住,并未马上追过来。

 小耗子也就没有急着马上逃走。小耗子醒悟那老王八蛋一定是忌惮自己身旁这涸哑奴!能有这样一个大靠山,实在是再好也没有了。重新坐下,忍不住哈哈大笑,不断地对那“歪嘴狼”挤眉眼地扮鬼脸,气得他只能老远隔着桌子,吹胡子瞪眼睛—

 小耗子心头大乐,也学哑奴一样,举起酒壶,仰头畅饮,谁知一股辛辣灌人,呛得他连连咳嗽,嘴菜渣酒汁,得一地…

 突然云板数响,清脆人耳。座宾客,顿时鸦雀无声,目光齐注舞台上。一阵嗡嗡窃语声禹起:“薛无双!薛无双要出场啦!”

 不止是大厅内人头钻动,就连被安排在外面花园草坪、曲桥回廊的宾客,也都暂停吃喝调笑,纷纷涌向“孔雀厅”门口挤了!窗户了!个个引颈翘望,争睹这水月楼里每十天才会公开面一次的“江南第一名”薛无双!

 一阵悠场悦耳的琴声传来,人未现,已先醉!众人翘首期盼中,只见十二名天仙般‮女美‬,体态轻盈又幽雅,抬着一乘乡廉宫轿,缓步来到舞台正中…

 宫轿放下,一阵急骤震耳的琴声中…宫轿四面乡廉开始缓缓向下滑落,整座宫轿竟变成一座蟠龙飞凤、金碧辉煌的“宝座”

 这位名动金陵,艺无双的名,正端坐在宝座之上。她薄纱轻笼着几乎全的‮体玉‬,丙只洁白如玉的纤手,正慢抚轻捻,拨动一具瑶琴,一串叮咚琴立曰如泻而出。

 并非在展示她的曼妙体,她要呈献的是她那非凡的琴艺。一具三十二弦瑶琴,经她纤纤十指弹奏,竟能发出有生命的声音,能引领你进入一片又现实又想像的空间里去。

 就连那十二名青春健美的少女,亦因琴声的引领,开始款摆肢体,举手投足之间,皆以曼妙舞姿,随琴音变化而舞出扣人心弦的情节来。

 琴声幽幽渺渺…如少女怀,对月轻叹,如两厢粉墙,风半开。琴声绵绵絮絮…如深闺梦醒,枕畔无人:如孤雁单飞,慕偶动情。

 琴音一变上 低徊旋间,那十二名少女早已散至座宾客之间去,扭摆欠乃,如西厢幽会,意浓情。绮念渐炽,辗转承。如狂风肆,暴雨摧花…如汹涌,情迸发…散布在宾客席间的少女。

 随着琴音变化,扭舞款摆,呻挣扎,罗衫飞褪,眉眼如丝。一如琴音带动她们表演,更似她们以舞姿诠释琴音…直到情渐褪,后沉醉,余韵沥沥…终于一曲奏完,只剩下余音渺渺,绕梁三

 只听得全场宾客,个个如痴如醉,热血沸腾,难以自抑!有人开始鼓掌叫好,立刻全场应合,高叫:“再来一个,再来一个!”舞台上的宫轿四帘又已合起,十二名少女迅速集中,抬起宫轿,缓缓而退,全不理会群众的鼓噪!

 这样一场热情‮逗挑‬的舞,只要是男人,无不感同身受。连小耗子这样半大小伙子也不住怦然心跳。小灵儿用力一捏他的手。小耗子这才惊觉,不知何时哑奴已不在座…?他立时惊觉地回顾望向后面!

 那“歪嘴狼”与另一名痨病鬼似的干瘦老人,正要挤过人群,往他这里来!小耗子急拉小灵儿的手,同时向“关东四虎”道:“哑奴要我告诉你们,把那歪嘴狼跟痨病鬼,全都打发掉!”说完拉了小灵儿,钻人人群,一溜烟地逃之夭夭…好不容易挤出了“孔雀厅”

 “厅里面一阵“砰…砰!碰…碰!”的打闹呼喝,吼叫之声…而那歪嘴狼的惨叫声居多…小耗子拉了小灵儿边逃边笑:“ 这一招叫做借刀杀人隔山打虎隔岸观火。”小灵儿亦笑道:“不对!这一招应该叫做走为上计溜之大吉!”

 直到逃得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二人减慢步子。小灵儿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小耗子道:“既然是溜之大吉,当然溜得愈远愈好,”小灵儿道:“多远?”小耗子怔了半晌。

 小灵儿道:“到哪里再去找个像哑奴那样的靠山?”她拉起他的手往回走:“你自己说的既来之则安之!”

 小耗子道:“到哪里去?”小灵儿道:“当然是楼上!”***小丫鬟莲儿正在为薛无双更衣换妆。那位宫装妇却在一旁唠唠叨叨,似在说好说歹,对她软硬兼施…一见小耗子与小灵儿再次登楼,立刻暂时住,面不愉之

 薛无双只好对小耗子道:“我还有事要跟姨商量,你们先都到里面去休息一下。”莲儿就将那只精致的象牙梳子,交给薛无双自己,然后领着小耗子、小灵儿,退人内室…***

 姨望着小耗子背影道:“这两个小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她干嘛要收留他俩?”薛无双只是淡淡地应道:“朋友!”

 姨此时有求于她,只好暂时撇开这个话题不谈,软话恳求道:“好无双,乖无双,你知道姨一向最疼你,这次就算姨贪财…”薛无双懒懒地应道:“也不是第一次啦!”姨仍是忍气声,继续游说:“你看,人家王公子,献上这个锦盒,可名贵呐!”说着打开一只精致锦盒。

 只见里面一只碧绿玉杯,高可八寸,径约一拳。这杯身工雕着九条蟠龙,张牙舞爪,须鳞毕现,真个是霞光串,映室生辉!

 姨爱不释手地摩挲着:“你看,这是整块上好的和阗古玉雕成的,听说是当年隋朝炀帝御用之手物,真是难得的希世之宝呀!”薛无双只看了一眼便道:“碧玉九能杯?”

 姨喜道:“原来你也识得此物,价值连城吧?”薛无双一面梳理自己瀑布似的乌黑秀发,一面叹道:“你说的这位王公子,是何许人也?”姨道:“风俊逸,年少多金,何必管他家世来历?”

 薛无双皱眉道:“你连他是什度人都不知道?”情姨道:“咱们为来为去,还不就是为了银子吗?”

 薛无双叹了口气道:“姨,我不怪你贪财,可千万别收到一件贼赃惹上麻烦才好…”姨也叹道:“咱们吃的是两口饭人家也是依规矩求见…”薛无双立刻接口道:“我也有我的规矩!”

 门口却有个声音接口道:“你的规矩,就是卖艺不卖身?”薛无双抬头,只见一名儒服书生,手摇折扇,踱着方步而入。姨赶紧起身相:“王公子…”

 这王公子一面贼眼兮兮地,上上下下把薛无双打量个够,一面却又故作读诗书,腹经纶,口中慢道:“涿红尘而高洁,出污泥而不染!妙极,妙极…”

 他折扇“唰”地一收,飞快地在手指间转上转下,干净利落,状极潇洒…“久闻百花仙子薛无双芳名,今一见,才知道什么叫个天生媚骨,绝世无双,哈哈!妙极!妙极!”薛无双一怔:“是谁告诉你,我是百花仙子的?”  m.EFuxS.Com
上章 艳侠情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