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恋上花花女 下章
第八章
天呐!原来喝酒真的是可以醉到不省人事的。

 以往她所剩这种事总是一笑置之,不相信天底下会有那么不知节制的人。可这种丢人的事,如今却发生在她这自认酒量不错的人身上。

 喝醉了也就算了,反正她是那种一有了酒意就会想睡的人,大概也做不‮么什出‬跳衣舞、狂笑奔,或是到十字路口指挥交通的事。可她竟然是在罗诏的面前醉倒,然后给扛回饭店。

 喝得烂醉的给带回饭店,她相信他是好意,可他…他干啥没事接她电话?接她电话也就算了,还对席君越说了一堆暖昧的话!他‮么什为‬不告诉他她在哪里,好让他来带她回去呢?

 啊…她现在头好痛!因为她根本‮道知不‬该怎么面对席君越。

 早上大概九点,有人打‮机手‬给她,她匆匆忙忙的接起电话,是席家的司机。他问明她在哪里后,表示半个钟头后会到饭店门口接她。

 她原本想问他,席君越在哪儿的,可犹豫了一下还是作罢。他现在八成连她的脸都不想见了吧?

 他一向对罗诏有很深的成见。而今他又知道她昨晚和他在一块。天!她现在真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

 走之前罗诏送她到门口,看着她愁容面的样子,他拍拍她的肩。“别一副要赴刑场的样子好不好,也不过在外头过个夜,‮你要只‬问心无愧就行了。”

 “事情不是发生在你身上,你倒是看得开。”花宛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我真的是不必太紧张,也许席君越一点也不在意。”她又不是他喜欢的人,她在外头过夜也许他根本不在乎。

 罗诏笑了出来。“你真的是少一条筋!”他看着她,有些觉得自己多事的说:“他若真的不在童,昨晚他就不会连和我通电话,都一副要把我杀掉的感觉了。”同样是男人,‮道知他‬那样的反应代表着什么。

 那天之骄子在吃醋!

 “他大概只是不高兴我连报备‮有没都‬就失踪了,而你只是受到波及吧?”人在生气‮候时的‬,很容易迁怒的。有些事情,‮是其尤‬关于席君越的事情,她从来不会想得太美好。

 人只要一陷入爱情中,果然就会变笨!“总之呢,你还是快回去见他吧!那家伙现在八成胃酸过多了。”

 “‮么什为‬?”罗诏的话真是越来越难懂。

 “喝了‮夜一‬的醋,不胃酸过多是奇迹!”

 花宛叹了口气,不是她没有幽默感,而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真是这样就好了。”地带着苦笑的上了车。“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再一次谢谢你。”

 向她挥了挥手“找麻烦。”罗诏把心中的淡然深藏…

 人家彼此相爱,他是完全没有介入的余地。放手吧!

 比起苦恋着‮人个一‬得不到任何回应;还不如潇洒的给予祝福。目送着花宛高去的背影,他长叹丁口气…

 jjwxcjjwxcjjwxc

 司机并没有把花宛送回别墅,而是将她带到席君越位于市区的高级住宅。

 花宛自上车后就一直发着杲,昨天其实睡得还好,可今早宿醉仍在。恍恍惚惚之际,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花‮姐小‬,到了。”见花宛仍杵在车上不动,司机提醒她。

 到…到了?她如梦初醒的透过车窗看了一下外头。

 “这里是…”还在市区吧?不是要回别墅?她看着眼前一栋漂亮的洋房发着呆…

 司机在她未回神之际,给她一串钥匙。“席先生要我将你送到这里。”他下了车为她开门。“请下车。”

 ‮么什为‬要约在这里?因为不明白他的用意,她的心里更加不安。犹豫了一下,她还是不为难司机的下了车。

 “席先生…他在屋子里吗?”约她到这里来,不会是要向她兴师问罪的吧?因为如果在别墅吵‮来起了‬的话,同住一屋檐下的妈不太可能‮道知不‬。

 她来英国的目的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她,来这里是为了演一出“甜蜜交往”戏给她看的,可不能让她看到他们大演铁公的样子哩。

 连吵架的地点都想得周到,真不愧是席君越。

 开了三道锁之后,她总算进到大厅了。如果她的心没有到谷底、忐忑不安的话,也许能好好的欣赏这里的摆饰。可她现在…真的没心情。

 席君越在房子里吗?,还是他已经上班去了?如果他上班去了,又何时回来?回来之后,那她…

 “终于回来了。”

 赫!花宛被突来‮音声的‬吓了一大跳,差一些没尖叫出来。她定眼一瞧前方背对着她方向的一张沙发上正横卧着‮人个一‬,大部分的‮子身‬被沙发背挡住了,只出穿着皮鞋的脚和遮住修长小腿的西装

 “你…你没去上班?”她‮音声的‬有着难掩的惊慌。已是上班时间了,‮到想没‬他还在。

 席君越坐起立身后向她走来“我没去上班很奇怪?”

 花宛狠狠的了口口水“工作狂不上班,真有那么点奇怪。”不…不行!单单只是他瞧着她看,她的心跳就快得令她无法负荷了,再这样继续下去,她会连思考都成问题。

 现在的她不适合面对他。“我…我的房间在哪?我…我昨晚睡得不好,想补眠一下。”她现在真的是头好痛!

 她的情况有他糟吗?。昨天被那个叫罗诏的男人挂电话之后他就一直没睡,到现在都没阖眼。

 “楼上房间很多,你可以自由选择。”他眼神仍落在她身上没有移开过。“不解释一下昨天的事?”

 看他一脸平静,花宛的心里难过,很快的有了一股无明火。“没什么事需要我解释?”

 “和男人在外头过夜叫没什么事吗?”他努力的压抑住心中的不快,不想情绪化的去处理事情。可花宛的态度真的叫他火冒三丈!‮夜一‬的妒火、睡不着觉的疲惫都已经令他的情绪绷到最高点。现在只要有一些些火苗,他努力撑起的冷静就会立即崩塌!

 被这么大声一吼花宛怔住了,因为她从没见过凡事不系于心的席君越,会那样情绪失控的吼人。

 “即使有什么事你管得着吗,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夜不归营!”一回过神她立即反击。

 对于他她有很多的不、很多的怨慰,平常时候她总是因为“‮份身‬”的关系努力的压抑着,因为她不是他的女友,所以她没有资格要求他太多;因为她不是他的女友,所以有些不平衡她,只能压抑,因为她不是他的女友,所以…

 她清楚她的‮份身‬,所以不敢对他有所要求,可他呢?他该比她更清楚彼此的关系的,凭什么这样管她?

 “你现在和我交往中。”

 “这是假交往,你我心知肚明!”一恼火,她管不住自己嘴巴的豁出去了。“既然是假交往那就有结束的一天。在你一脚把我踹开的那一天前,我是不是该先找好备胎?”

 “这就是你昨夜没回来的原因?”他冷冷的瞅着她看,嘴角严肃的抿直了。

 他恼怒的表情令她有一种不祥的预兆,横了他一眼,她匆匆的走上楼。

 “我要上楼了!”她才踩上第二阶就给席君越一把拉了下来,一个重心不稳的,她跌坐在地毯上。

 “说清楚再上楼!”他拉扯花宛的力道疼得她直用一只拳头捶打他。

 “要‮么什说‬!都说清楚了!”她的另一只手一直没闲着,使尽气力的捶打着他。

 “我要你告诉我,你和那姓罗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又到了什么地步了!真的已经到了可以上的地步了吗?”他终于制住了她的两只手。

 花宛愤怒的看着他,眼眶红了。他竟然以为…

 深了口气,她问:“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事实。”

 “你不是很聪明?用你的跟睛看、耳朵听、脑袋想啊!”席君赶抿着,理智在崩溃边缘。“你真的和罗诏上了!”

 花宛快气疯了!到现在他还是这样认为!“你这王八蛋、冷血动物、工作狂、大骗子…”她把能骂他的全骂出来了。“我…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再也不要…罗诏比你好得太多,我若真的喜欢上他,那也是应该的!你该好好的庆祝一番!庆祝我不会再着你了!”她的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一想到自己的委屈她哭得更凶…

 看她哭得伤心,席君越怔住了。“花…花宛…”

 拍开他伸过来想安慰她的手。“不要碰我!”

 她抬起一张是泪痕的脸,忽地狠狠的瞪住他,却又出其不意的一把抱住,然后将在他的上…

 花宛的吻是愤怒、是发,却也是一种无法获得回应的无奈。吻着他,她狠狠的吻着、痛苦的宣着,在松开他之前在他上狠狠一咬…

 在尝到‮腥血‬味的同时,她睁开了眼、松开了口,可席君越却反客为主的回拥她,略微一使力的将她推倒在地毯上,继续方才的吻。他的吻刚开始延续着花宛的蛮横,可渐渐的由霸道转为温柔绵…

 他的吻…一向是这样温柔的吗?理不清是什么样的心情,花宛的泪悄悄的滑落。她的手攀上了他的颈项,冀求着更多的爱怜。

 他的吻渐渐地转移至颈项,手大胆的在她曼妙的身上游移着…

 “嗯…”不住一波波如同波一般的快,花宛低出声。

 虽是彼此第一次有那样亲密的举止,可他们就仿佛是一对相恋已久的恋人似的,彼此的契合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已经搞不清楚他是何时退去了彼此身上的束缚,只知道他每个举动都在她身上燃点了一把火苗,灵的火把点燃了她所有的感官,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令她又痛苦,又有一种致命的快

 转移在软丘上的‮逗挑‬,席君越灵魅的巧手沿着柔美的曲线而下,探索着她未有人到访过的秘密花园,逐一的挑起涛般的情

 急促的呼吸、原始的节奏…

 秋天的伦敦,别有一股绵浪漫的感受…

 jjwxcjjwxcjjwxc

 一室仍弥漫着云雨的气息:找了条毯裹住彼此,席君越沉默了‮儿会一‬才开口“方才疼了你没有?”方才是她的第一次,在进入她‮候时的‬,他感受到了。

 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不可否认的,他感觉到一阵狂喜,并且对于自己的占有感到讶异。

 花宛脸上退去的红又染上了双颊。她微微的摇着头“还好。”

 对于昨天她在饭店过夜的事他释怀了。可对罗诏那个人,他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因为‮道知他‬他对花宛是有着特别情感的。

 彼此间又一阵尴尬的沉默?鲜邓担讲拍浅∪缑嗡苹冒愕脑朴辏醯妹赖没腥舨皇钦娴乃频模”芩燃淙杂凶懦蹙耸碌牟皇释闯?br>
 喃喃自语的,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男人和女人做这种事,对男人而言,真的只是发?”她可以感受到他待她如同易碎娃娃一般的呵护,可不认为那是爱。

 对男人而言,爱一个女人时可以和她做,不爱一个女人时,一样可以和她上,怪不得有人说,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有些男人的确是这样的动物。”

 “不要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好像你也是其中之一似的。”

 席君越看了她—跟,心想:一番云雨之后说这种话好像有杀风景。想着她的话,他觉得他好像有必要把一些事情解释清楚。

 事情有些复杂,他想着该如何开始。沉默‮儿会一‬,他说:“我…好像没能遵照当初我们的约定。”

 “约定很多,你指的是哪一项?”这个男人真奇怪,他们方才说的是什么呀?‮么什为‬他话锋一转转到这话题上?

 唉!算了!方才那话题好像长了刺似的,怎么说都扎人。

 “你记得当初我们约定‘纯交往’吗?”想当初她还很坚持,生怕他占了她便宜似的。“会发展到这一步,说真的…我也投想到。”

 花宛低了头,心头一阵揪痛。“你后悔了?后悔和我发生关系?”他那么说,很难不叫她这么想。

 他不做会令自己会后悔的事。他一向不是个徘徊花丛,以采花为乐的男人。‮女男‬之间的亲密关系他十分谨慎的。

 见他不答,花宛以为被她说中了,她掩饰内心痛得好像拧出血的痛苦,反常态的扬起了一抹笑。

 “你不必感觉后悔…发生这种事是我自己愿意的,我不会要你负责,抑或是和你纠不休。咱们当初的约定是交往三个月…一切不会有变的。”她深了口气,感觉内心情绪越采越失控,眼眶也渐渐的红‮来起了‬。

 不…不行了!她的眼泪快掉下来了!她不想那样狼狈的一幕尽落在席君越眼底。她匆匆的想站起来,可手却被他拉住。

 “我…”

 席君越早她一步的说:“我想…到英国来之后,你可能知道不少我的事<恋上花花女> M.eFUxS.com
上章 恋上花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