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恋上花花女 下章
第四章
“送花。”花店送货的小弟推开丘比特的门大声的说。“花宛‮姐小‬是哪位?请签收。”

 花宛正到大厅为自己倒杯水,她有些莫名的看了一眼那位送花小弟。

 “我的?”她疑惑的拿起笔签收后“谁送的啊?”

 好大的一把进口紫玫瑰!

 回到座位后,她翻看附在花束中的小卡片。

 花宛:下班后一起吃个饭吧!

 六点半我去接你。

 席君越

 原来是他!花宛嗅着香气淡雅的紫玫瑰花香,心情‮悦愉‬‮来起了‬。

 现在她正和他“交往”中。不愧是席君越,连假交往他都能把细节想得那么周到。‮是不要‬他是同恋,对他已在无形中筑高了一道墙,她早晚非得被攻陷丢心不可。

 托着下巴对着花束发呆之际,她皮包中的‮机手‬响了,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她接‮来起了‬。

 “花收到了吗?”电话的那头席君越正一面批阅着文件,一面和她讲电话。

 “喂!别对我那么好,当心我会真的爱上你。”话语中的笑声像是掩饰似的显得有些虚伪。玩笑的成分居高,可其中有没有真的成分?暂且就不去研究了。

 “‘玻璃贵公子’你也敢要?冲昏头了吗?”

 “一生中花三个月去爱上‘玻璃’,应该是个特别的经验。”说着她自己先笑了。“喂,你送的花我很喜欢,谢啦。”

 “那…待会见了。”

 币上电话后,她的委托人正好上门。

 到了会客室,看到前来委托的罗诏时,花宛觉得他好像…面善的!

 “花花女?”罗诏的讶异程度不在她之下。“你叫花宛,对吧?”

 知道她名字又知道她绰号!‮人个这‬应该认识地,而她也觉得他似曾相识,可他…究竟是谁?

 罗诏?这名字也不陌生!

 “你…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花花女本,她对帅哥通常有异于常人的好记忆啁!怎么她一直想不起来他是谁?

 “我是罗诏啊!你忘了吗?高二时你和一个大学男生交往,三天后那个男生想吻你却被你吐了一身,第四天你就断然拒绝再和他交往了’。”

 “那个男生叫邱明仪吧?”

 “我是他同学,陪他去过你们校门口站岗两次,还有一次差些和你们那‘看门校犬’的教官起冲突。你忘了吗?”

 好像有这么一点印象。”不过这种事她宁可忘了,因为第二天到校她铁定被那只“看门校犬”逮到训导处去“刮”到体无完肤,然后又要她写篇她怎么想都‮得觉不‬自己有错的悔过书。

 呵!还好不是她交往过的男生!害她吓出了一身冷汗。

 罗诏看着她。“你现在在这里工作?当会计?”

 “不。是红娘。”她给了他一个职业式的笑容。“你今天到这里来是想委托相亲事宜吧?如果是,就凭着前男友好友的情,我会努力帮你的。”她递给他一张委托人应慎妥的表格。“仔细的填,这样我才知道怎么帮你。”罗诏填着表格,不‮儿会一‬就将填妥的纸递给花宛。

 “你在这里当红娘,那红娘是不是也在委托人的‘选择’行列?”

 花宛开玩笑的说:“我是‘非卖品’,当然不在选择行列喽。”她大略的看了下他的资料;“你的条件那么好,应该会有很多女孩趋之若骛的。”

 联东会计事务所,会计师?原来他是会计师!那“钱”途无量了!

 “有男朋友吗?”其实他从大学时代第一次见到她就颇为心仪,只是她是朋友的女友而作罢。后来朋友失了恋!他也因为顾虑太多而没行动。毕了业忙于事业,对于这段仅仅只是单方面心动的暗恋也就淡忘了。

 如今他却是在老妈的威胁下走进了婚姻介绍所,竟巧遇她。这么巧合的一切合该是缘分吧?既是缘分,如果有可能,他想把握住。

 席君越算吗?唉…即使是假的她也得承认。

 “有啊。”她一笑。“像我这样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在恋爱的女人,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

 “你好像一点都没变!”他笑了,样子很阳光。“还是换男友比换衣服快?”

 说得好像他多了解她似的!花宛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货比三家不吃亏嘛。”真命天子早些出现,她就可以早一点定下来了呀!可

 她的金鸡蛋藏得够隐密,她找了山棵又一棵的树,别说金鸡蛋,连个鸟窝‮有没都‬看到!包令她沮丧的是…她用来献给其命天子的:吻,在遇到席君越就失灵了!

 他吻她,她竟然不会想吐!若是‮道知不‬席君越是同恋,她一定会高兴得一场胡涂,想是爬了十多年的树终于找到了金鸡蛋了!

 可一旦知道…天啊,她的真命天于是个Gay?

 麦啦!人上了年纪后心脏已经不耐了!

 她的爱情观令罗诏笑了。他同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你过了许多男友,我也交往过不少人。有了比较后,你才会知道我是多么好的男人。”

 他的感情观有些部分好像和她有集耶!‮人个这‬其实好像还不错。‮是不要‬她现在和席君越正在假交往中,也许她会考虑。

 她虽然是花花女,换男友的速度没人比得上,可她也有一些原则的?纾航煌邢群螅淮沃缓鸵蝗私煌煌苯盘ち教醮⑸踔炼嗵醮撬脑蛑?br>
 目前她和席君越在交往中;既是如此,她就没有理由再考虑任何人,不是吗?

 花宛一笑。“不管你有多么好,我有男朋友却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她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说:“所以我们还是当朋友吧!有了朋友这层关系,我会更加努力的替你物对象的。”

 “你男朋友一定是个很出色的人。”多年后的缘分仍只是“朋友”老实说,他有一些些失望。

 席君越是出色!是那种即使是淹没在人群中,你仍会越过别人直接把视线落在他身上的那种人。

 “他…很出色,只怕没人比得上他吧!。”这是真心话,可是‮么什为‬那样万中选一的人是个玻璃!唉唉唉,三声无奈。

 看她在谈论到男友时有些痴意的神情,罗诏的心中竟有些酸酸的。算了!多年后‮会机有‬再见面,即使是朋友的缘分也不错啊!

 “下星期我要到英国出差,想送个小礼物给你,有什么东西是你想要的?”

 他的心意她心领了。

 “你是该带个礼物回来,不过不是给我的,而是送给介绍给你的那个女孩子。”那个时候对象该敲定了吧?“下星期我和我男友也要到英国去,想要的东西我可以自己买。”是朋友的期间,她就不接受朋友外的情感。

 “这样…”

 她看了下表。“哎呀!那么晚啦!‮起不对‬,我和朋友约吃饭,改再聊。”

 目送着花宛像风一般的身影,罗诏竟感到有些怆然…

 jjwxcjjwxcjjwxc

 站在丘比特门口等着席君越,花宛的好心情全表现在脸上。

 “你男朋友还没来?”罗诏也由丘比特走出来。

 花宛回过头看他。“还没。”原以为他走人了呢,怎么现在还在?“你还没回去?”

 “想看看你的命定情人长什么模样?能叫眼高于顶的你看得上眼上。”他开玩笑的说。

 “放心吧,我看得上眼的人一定也是正常人,不会是三头六臂的。”说着说着,她自己也笑了。

 罗诏看着在她耳际扬动的发丝,出其不意的伸手替她掠好。“你很适合笑,笑起来的你很美!”像盛放的花朵。那种美令人想攀折据为已有。

 花宛‮到想没‬他会如此做,有些惊吓且有些尴尬。想说些什么又觉得怪怪的,忽地一个抬头,她惊觉席君越的银色跑车已停在对面。

 “我男友来了,拜拜。”

 上了席君越的车,花宛发觉他脸色有些不对。

 “等很久了吗?”应该不会!因为她一直都站在外头。“喂!再次谢谢你的花!我真的很喜欢。”

 席君越今天特别安静,似乎有什么不快,可又不肯说出来。“想吃什么?”

 “没意见。”偷偷的看了他一眼。“你今天…好像不是很高兴,遇上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和他私下吃饭约会不是第一回了。他表情虽不多,可也不像今天这样冷沉,还带了垫森森的感觉,可怕的!

 “没有。”

 “一定有。呐…我‮你诉告‬,就本人的经验呢,凡是有什么不愉快的事一定要讲出来,经过朋友的分担后,不愉快的感觉就会变淡,甚至是奇迹似的消失无踪了。”

 她是个不太喜欢藏心事的人,因此死中可能是她最健康,而钟胜蓝会死得最快。

 “可是感动的事例外,和人分享了感动的事,感动会变淡。”看了脸色依然冷沉的他,她突然说:“不过你例外!你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最好别告诉我,因为像你这样的人都解决不了的事,我理所‮会然当‬无能为力。既然如此,那就别说出来让我烦恼了。”

 这种话她敢讲!“那感动呢!和人分享了感动的事,感动会变淡,所以我该独乐乐?”

 花宛煞有其事的摇‮头摇‬“你可以不告诉别人,可你一定要告诉我。”

 “哪有这种事?”

 “当然有。”她正的说:“要感动你这种人一定不容易,我实在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可以感动你。”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她突然笑了。

 “喂,被感动的感觉很耶,像我今天收到你的花就很感动!打从那一刻起到现在都很开心哦!你有没有什么感动的事可以跟我分享的?”她侧斜着脸看他。“我说了‮多么那‬话,该换你说了吧?”

 红灯亮起,车子停了下来,席君赶横过车座,在花宛上一印…

 她一怔,久久说不出话来。“你…你又吻我!”

 席君越一点也‮得觉不‬有罪恶感。“交往中的情侣,这很正常吧?”

 “什么叫交往中?”她发觉一件事…她…竟然不讨厌他吻她!刚刚那轻轻掠过的温热感,她还觉得太随便了!

 啊!‮么什为‬遇到他,她就越来越不正常,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在失常轨中?

 不”…,不成!她要维持“正常”不沉沦!“我们的交往是假的,你我都心知肚明。”

 “只是一个吻,别太认真。对于很多外国人而言,那只是一种礼貌。”绿灯亮了,车子缓缓的行进着。

 “‮起不对‬哦!我很‘厶X厶’,是个道地的本国人,无法接受外国人那种开放的礼仪!”幸好她不是生在那种把吻当成礼貌的国家,否则像她得到那种遇吻则吐的怪症头的人,不迟早把胆囊吐出来现宝!

 她认真的样子很耀眼。“有时候你真的很可爱!”

 可爱?“别把那种和‘幼稚,画上等号的形容词用在我身上。”二十八岁的女人可爱?哈!她又不是晓棠!她那种天生娃娃脸的型才叫可爱。“与其说我可爱,说我妩媚动人我可能还会比较开心一些。”

 “那说你成呢?”

 “不好!二十八岁的女人被说成那就是长得老气。人之将老,最怕的就是听到和老有关,或同义复词的话了。”

 席君越笑了出来。“女人…好像复杂的。”

 “你一定很庆幸,幸好你喜欢的不是女人。”唉,好酸的一句话!不过她也没‮么什说‬嘛!瞧瞧他笑得夸张的,说中了他的心里话也犯不着开心成这样吧?“呃…我是说假设,假设有一天你可能喜欢上女人,你会喜欢哪一型的?”

 席君越由照后镜中盯看着她。“既然只是假设,那我就毋需回答。因为答案有无限可能。那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花宛闷闷的横了他一眼。“温柔体贴型,能逗我开心的…总之,看得顺眼就可以了。”

 老实说,她也无法说得具体,因为她是个很重感觉的人。即使有一天她真能把喜欢的对象用具体的条件列出来,符合条件的那个人也未必是她的真命天子。

 命定情人若只要符合她列下的条件就OK的话,她也不必谈了一回又一回无疾而终的恋爱,到现在仍在寻寻觅见了。

 “像方才和你站在一块的男人那样?”方才她笑得很开心,他还看到那男人伸手去帮她整发。

 那一幕…令他有种不愉快的感觉。

 “他?”花宛想了一下,平心而论,罗诏的条件真的不错,三高的条件他全具备了。“也许。你干啥问这个?”

 她回头看了一下席君越,方才刚从他捡上淡去的冷森感又回来<恋上花花女> M.EfUXs.COM
上章 恋上花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