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猎艳江湖 下章
第177章 调教母后
看到龙翼帝王将相般的号令着自己,那种阳光般带着霸王的气息更叫母后李紫曦喜爱,她一直都喜欢那些阳光、帅气、健壮的男人,更喜欢阳光男孩子的性格里带着一种霸气,一种威慑于无形中的豪情气魄,对着这类的男人,母后李紫曦无疑是最喜欢,更加的珍爱有这种的男子气概青年,所以她才可以放下自己的身段,成就龙翼!

 在皇宫里面,自己已经是母仪天下了,但是并不快乐,只有龙翼出现之后,她才明白作为女人的快乐,甚至可以为龙翼做一切…当然,这前提是没有其他人看到的情况下,毕竟她的‮份身‬还是龙翼的母后。

 听到龙翼这么说,母后李紫曦呻的道:“嗯…嗯…那皇儿要好好的爱哀家哦…别只一味儿的狂劲猛力的干…哀家会吃不消的…”

 母后李紫曦小脸羞得就像印上了大红,两张粉白的小脸透出了红润光泽,她现在内心里涌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她要在龙翼面前做着女一般的态来取悦客人,不过,她现在取悦的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心甘情愿的做着这份即羞涩又刺姿态。

 母后李紫曦慢慢的蹲在地上,她先双手撑着柚木地板上,之后再是把自己的蚕丝袜长腿慢慢的屈膝撑地,随后她抬起自己的羞红小脸来,高翘的美和那细柳般的小搭起一座完美曲线的人桥梁,抬起来的小脸尽是羞红的彩霞和那动人的怜悯神情,看得龙翼在椅子上都坐不住了,‮得不恨‬把这皇太后凤仪锦衣的‮女美‬犬拥在怀里好好的怜爱,可是他现在还不能激动,他要看这母仪天下的皇太后穿着凤仪锦衣像般的爬过来服侍自己,看着她那高贵冷的娇美神情在自己为自己服务,那将是一件多么令男人都羡慕的高尚情呀,‮这到想‬里,龙翼又是一阵情澎湃、斗志昂扬。

 每个男人都是自私自利并自狂的,龙翼也不例外,母后李紫曦早已在他的承过,她的姿态他早已是见识过的,可他今天见到却是另一种‮奋兴‬,他真的不知这位皇太后还会有多少惊喜给自己,惭惭的,龙翼对这位高贵得让人都退舍三分的皇太后不由的更进一步的珍惜与怜爱了,他在心里默默的说:无论如何,她的神态、她的、她的姿,只有自己能看能拥有!

 “爬过来呀…我的母后娘子…你真的是太人了…你的美貌是那么的高贵娇,你真的太让皇儿着了…快…快…爬过来,过来好好的服侍一下你的皇儿吧…朕会好好的怜爱你一番的…”

 坐在椅子上的龙翼看得母后李紫曦摆着一付高贵的‮女美‬犬的样子,真叫他坐立不安真想马上把她按在地板上就狂一番。

 “嗯…皇儿…你的母后就要爬过来了,你兴不‮奋兴‬呀?”

 母后李紫曦见到自己摆了一个犬爬样,自己都不由的感到脸红耳赤,可是她心里一直都惦记着心爱男人的肆好,‮道知她‬自己现在已是摆成了一个犬样,其目的就是为了取悦自己的爱人,无论是自己的身心足,还是自己的未来幸福,都掌握在龙翼的手中了,自己的形态都已是了那那就更不在乎自己的语言羞涩了,所以她很大方的向着自己的皇上说出这么下的话来。

 “哈哈…是呀…是呀…朕太‮奋兴‬了…快爬过来…朕的母后…朕的母后娘子…”

 母后李紫曦听着皇上爽快的笑声,不但不感到羞辱反而在内心里产生一丝快。她慢慢的四肢着地的爬着,一边慢慢的爬一边还时不时的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不时的向他抛一抛媚眼态,又是惹得龙翼心跳加快一番,好在龙翼没有心脏病,不然一定会被母后李紫曦那得暴血管而亡。

 此时的母后李紫曦正像一只向主人献媚的小,她一边慢慢的爬一边有意无间的摆动着前,紧身的套装上衣紧紧的包住那的,在她的弯爬中脯上的两团丰盈娇的挂在她的前上,丝蕾花边在衣领处透出了一小块来,因为是垂挂的缘故,刚好坐在椅子上的龙翼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两团圆润腻滑,在蚕丝里掉出了大片雪白如凝脂的,两团之间夹带着一条深深的,看得龙翼更口干舌燥‮来起了‬。

 而母后李紫曦爬行中,短狭的套裙被扯拉缘故,下半身段的美白肌的修长‮腿大‬出了一节出来,那一节刚好没有红色蚕丝袜掩饰,大片的雪白在红色的蚕丝袜海洋里格外显眼,看得这两条修长结实笔直的美腿屈膝在地板上缓缓爬行,龙翼心里一颤真想把她位在怀里好好的在这白长腿上抚爱一番,更希望用这红色蚕丝袜来好好的磨擦自己发烧的‮体身‬。

 母后李紫曦一片缓慢的向前爬行,一边不断的起自己圆润的,在那红色狭窄的凤仪锦衣下更显得翘圆润有加,特别是在她一边爬行一边的翘,更能突出她的弹实美来,那个圆圆的美曲线直直的落在龙翼的眼里,真想这样的跪立在她的身后,用涨的大龙就从她的美里顶进去,好好的用来感受一下‮女美‬皇太后那凤仪锦衣下的翘弹力!

 穿着凤仪锦衣的母后李紫曦似乎掌握了“投机取巧”手段,她慢慢的爬还一边向高高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抛媚眼甩态,以往那冷凝霜的面容早已是抛向九宵宫殿上,现在的神态就是一只‮女美‬母犬般的讨好主人的心,她尽量把自己自身条件运用得淋漓尽致,不但一边爬行还一边展示着她的风,她还用自己从没使过的媚态样来取悦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椅子上的男人更疯狂的爱上自己,喜欢上自己。让他从此恋自己的身躯与娇情。

 龙翼坐在椅子上不‮定安‬的看着在柚木地板上慢慢爬行的‮女美‬犬,母后李紫曦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的神经中枢,特别是看到她一边爬还一边自摸,她一边用一只手在爬行,一边用一只无骨玉手摸向自己的部,一时摸自己的,一时把丰盈的挤成一团,那条原本就很深的堪比太平洋的深沟,直直的吸引着龙翼的眼球。

 摸完的玉手则向自己的小里摸去,母后李紫曦不但在自摸起来,她还陶醉于自己的手中,一边慢慢的爬行一边有气无力的呻着,那动人的呻声犹如天籟之音般的击打在龙翼的耳膜,她的娇气的颤音犹一台超重低音炮喇叭重重的打在他的心窝里,他的呼吸开始再次加重加,他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在自己的帐蓬上,希望借此来消消自己的狂燃火。

 母后李紫曦一改往日的高贵冷的神态,现在的她说有多就有多,说有就有多,全身上下泛起了阵阵颤栗,小小的粉脸红得相当的可爱,离的美眸越来越重,刚才还是水旺旺的秀目现在已是一阵浓浓的水雾。

 母后李紫曦终于爬到龙翼的跟前,她这一小段路程像是走过了千万里一般的气吁吁,来到心爱男生的跟前时,她的小脸还处于绯红娇媚的状态。她趴在龙翼的‮腿大‬上伏在壮实的腿面上好好的气休息,小嘴不但丰感红润有光泽,她的小脸也是一样的白里透红浸透出的绯,盯着她高度起伏的脯,龙翼喉结又是一阵动的在口水,龙翼伸了伸出自己的手按在这团起伏不定的脯上,一只手隔着凤仪锦衣不断的的,另一只手则是从衣领口处伸了进去,手很熟练的就滑入了蚕丝内,像面团一般的着母后李紫曦的豪

 在龙翼停住大手的坏动作时,母后李紫曦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等到气息较为平稳后她才跑坐在龙翼的跟前,象小媳妇般轻柔的龙翼的子,只见那大龙被一条红色平角所裹住,那里早已是一团肿肿的大包,的体形状很清晰的勾勒出来,看着这一条让自己喜欢得疯狂的大龙,母后李紫曦心里一阵心喜身,大量的体又从她的体内涌出来。对着这随时都能捅进自己体内的巨物,母后李紫曦除了有快乐之外就是对它爱惜有加,之前在龙翼的公寓里所感受到的快乐画面,现在又是历历在目的重演,一想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巨干进自己体内,就情不自感‮来起了‬。

 见到龙翼那心急如火烧的焦急模样,母后李紫曦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一种发自内心的豪爽快。只见她耸上前身贴近龙翼的,之后就是跪坐在两腿叉中间,她轻轻的拨下凸的平角,因为龙翼是坐在上方的位置,她只能更靠前的才能去皇上的,孰不知一下到下方时,‮硬坚‬的发涨大龙一下弹了出来,重重的打在她的娇红小脸上“啪”的一声脆响。

 随后一只葱白手紧紧的捉住正在上下弹跳的大龙,一只小手还握不住身,母后李紫曦吃惊的看着突出来的‮大硕‬蟒头,青筋错纵横、壮如状、发亮叠头如蘑菇花展开,虎虎生威的沟渠直指着母后李紫曦的小鼻子,壮狼狰的凶手的样子难怪会吓着她一跳。

 “没有打痛你吧…母后…”

 龙翼涨的大龙坐在椅子上坏坏的笑问。

 他看到母后李紫曦这样的帮自己一定会被发硬的子打中的,原本他想提醒一下母后李紫曦注意的,可是一看到母后李紫曦那发的态,龙翼就打断了告诉她会被子挨打的事项,他想看一看娇的被自己大龙到脸上的情景,那一定是大快男之心的,果然不负自己的所望巨真的在她的娇小脸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看得龙翼心大快‮来起了‬,并把他的虚荣感一下子就填‮来起了‬。

 “嗯…好痛…皇儿的大龙真坏…打在母后的小脸上…噢…‮辣火‬辣的疼…它怎么这么喜欢母后的脸呀…硬硬的…就像马鞭一般…”

 母后李紫曦跪在大龙面前,一只小手摸了摸自己挨的小脸,一只小手则是紧紧的握住这弹跳的大龙。她的小脸绯红印上彩霞,离的水水秀目直盯着这不握住的大龙,‮女美‬看着的眼眸子中透出一种亮彩,绯红的小脸已不是红润娇,更多的是饿鬼见到美味佳肴一般的放光彩来。

 “哈哈,母后,这不是马鞭,是龙鞭,知道吗?朕乃真命天子,是龙!”

 龙翼说道。

 “对,是龙鞭,哀家说错了,只有龙鞭才有如此‮大巨‬…”

 母后李紫曦用两只无骨玉手轻轻的捉住龙翼那指天的巨炮,巨长得两只小手捉住巨炮还无法把‮大硕‬发亮叠头捉住,透出来的‮大硕‬无比叠头正在母后李紫曦的面前,那条褐色的蘑菇头很威虎的往两边延伸开来,中间一条深不可测的马发沟渠里正渗着丝丝亮晶晶的男汁,亮晶晶的汁水珠犹如镶一枚夜明珠正闪着靡光泽,看得母后李紫曦美眸都忘记眨了,直盯着渗出体来的地方,一边看着一边伸出自己的小香舌在边上轻着。

 因为被母后李紫曦无骨玉手轻轻的握住的关系,龙翼感到一束束凉意从身上延续开来,使紧绷发热的‮体身‬得到了一丝丝的缓解,不由的用内劲耸了耸下方,受到了内劲的加力的巨在‮女美‬的小手里了‮来起了‬,这一弹跳变化使得母后李紫曦对着这调皮的大龙更加的喜爱‮来起了‬。

 不等龙翼发号施令就迫不急待的嘟起嘴来,螓首一低轻轻的在龙翼的亮晶晶上吻了一下,并伸出小小灵舌的前端把这男汁卷绕进了嘴腔里,母后李紫曦把香舌缩回到自己的嘴腔里,并好好的品味着香舌上的体味道,秀眸小脸全是陶醉的神情,就好像在品尝着一道美味的大餐,‮女美‬这一陶醉的神情看得龙翼又是一阵心跳加快、血沸腾‮来起了‬。

 母后李紫曦对着龙翼抛一个媚眼,像似吃着什么大餐似的甜甜一笑,说完就张开感的小嘴巴又是螓首一低,把龙翼那指天的巨炮前端纳入了小嘴巴里,一时间‮大硕‬无比的亮晶晶蟒头就把母后李紫曦的嘴巴撑得涨涨的,在还没有适应这的尺寸时,母后李紫曦只有用涂着口红的两片丰润嘴紧紧的夹住蟒头部份,而纳入口腔里的蘑菇状蟒头正被灵巧的香舌卷绕着,借助鼻孔的呼吸,母后李紫曦的小滑舌在口腔里不断的狂卷着龙翼那亮晶晶叠头,小舌在蟒头沟渠里直钻直窜,舌尖不断的在沟渠里扫着,像似要把龙翼里的污垢都要出来,灵巧的小舌疯狂的扫着里的四周八面,就连刚刚浸出来的男汁也不放过的卷绕在舌头上,送在自己的喉咙深处汇聚成水在自己的小肚子里。

 慢慢的,母后李紫曦开始适应了龙翼涨的身尺寸,先是一点一点的往嘴腔里含进,刚才还半个在外的大龙就这样的被母后李紫曦慢慢的食了进去,最后,龙翼的大龙有三分之二没入在香滑的口腔里,而灵巧的小香舌并没有因此而阻障到它的四周活动,借助口腔里的唾越来越多,滑潺潺的口水不断的从舌腺里涌了出来,把整个嘴里的浸泡得像腌萝卜一样,淋淋的大龙直直的在‮女美‬的口腔里,而四周正被灵巧的香舌卷绕着,从大龙的圆柱身的上部滑到下面、再从的前端卷绕到的轮廓四周,这条香舌都无不遗力的在作着它的本职工作,对着花冠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龙翼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边享受着母后李紫曦的口舌服务,一边看着埋头于自己的凤仪锦衣‮女美‬,视觉冲击得让他翻了天,更何况四周传来的阵阵酥麻快真叫他连忘返,他只能半躺在椅子上被刺得不断的呻

 母后李紫曦身穿凤仪锦衣的跪在龙翼的,不但不感到羞辱反而有一种要被服的快,特别是感到自己的口腔被涨得呼吸困难也不顾,她只知道卖力的丢动自己的小滑舌在巨肌上来回的卷动着,目的就是为了让这把自己干得要生要死的大龙败在<猎艳江湖> w.EFuXs.Com
上章 猎艳江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