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仰:女子监狱的男人 下章
第628章 线索
约摸是过了几分钟,听见一条巷子里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尔后出来‮人个一‬,鬼头鬼脑,伸头看了看我们见我们在这没跑,回头喊了声:“我,这群人还在呢!”

 小罗很不好意思,跟我说,凯哥你在这等着,我自己过去。

 然后对面就出来四十多个小年轻,簇着中间那个‮是概大‬一米七左右的青年,剃了一个瘤脑袋,带着一条大金链子,是个胖子,两个眼睛像是睁不开一样,看见我们三个,骂了一声草,用手包指着我们说,草泥马,就是你们这三个人,不想活了是不是,谁让你们搁这闹事的!

 小罗离开我们俩一两米,掏着耳朵说,哪里来狗,叼屎了不成,一张嘴就这么臭。

 刚才那伙人中有人指着小罗说,老大,就是他,就他妈是他捅的瘦猴,你一定要帮他报仇啊!

 那个人应该就是弹头了,摆摆手,不让那人说话,上下打商量着小罗,说,你就是刚才动我人的那个?你怎么这么牛,你混哪的,草泥马!

 小罗对这人张口闭口一句娘骂的心烦,说,你就是弹头是吧,我正要找你,你那小弟太不会做事,碍着我老大眼了。

 弹头听见小罗这么说,往我这边一看,脸色怪异的说,你老大不是你身后的那个吧。

 看见小罗点头,那弹头那边的人轰的一下,炸开了,弹头先开始的,用那‮道知不‬装着多少钱的手包边指着我边笑,这,这他妈也算是个老大,哈哈,笑死我了,这都被人砍成了这b样,也叫老大,他要是老大,我他妈还是左麟呢,我还是詹白呢,哈哈。

 这弹头一笑,对面的人完全就控制不住了,猖狂的就像是我们三个如同蝼蚁一样。

 “这三个傻,还真以为自己是混的,就他吗三个人,还想怎么着,我们一人一口吐沫他们都要死在这!”

 “就是,你看看那个男的,还他妈老大呢,瘦的跟火柴一样,我猜他一定连我都打不过!”

 “别说了,你看看咱们弹头哥,这才是老大的范,那傻算是什么,今天一定让他好好知道厉害!”

 我听见的,那边就已经好几个人用极其看不起的话来骂我们了,我稍微皱了一下眉头,这四十多个人,我们三个要是对付起来还真是有点麻烦,更何况我和傻子都还受了伤。

 小罗,我叫道,咱们先去小翠家,以后再说。

 小罗听见我喊,也知道现在对方人太多,就冷冷的瞪了一眼对面的那群人,说了声,以后咱们还会在见面的,你给我等着。

 我们想走,可是对面的不干了,弹头喊了声,谁他妈让你们走了,‮为以你‬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就走就走,还他妈在敢动我兄弟,想走也行,谁捅的人,给我站出来。

 我皱着眉头说,我捅的,有意见?

 那弹头本来见我们三个想走,以为我们害怕了,冲着我喊:“草泥马的!你是不是,你凭什么,你他的吗的算是老几?”

 “凭什么,你凭什么!死他,打死他!”对面的那些小弟一起喊‮来起了‬。说着这些人就想着往我们这边冲过来。

 “我你亲妈,凭什么,我‮你诉告‬们凭什么,凭他是陈凯,凭他是我的老大!给我往死里干!”这一声带着糙味的怒喊直接在这群人后面咆哮起来。

 “告诉这些崽子,凭什么,叫老大!”来的是大黑,在后面一脚踹开弹头那些人中的一个小弟,像是狰狞的铁锯一样,生生撕裂了那刚才像是看蝼蚁一般看着我们的人。

 “老大!”齐刷刷的,大黑带来的三十多个小弟个个生龙活虎的喊道,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就是为了这一刻的荣耀!

 “老大!”又是一声,音叠加,如同那沧

 “老大!”这第三声直接声音直接汇聚成一断铿锵铁骨的男儿义气,烧的是血,喊出来是声,在这破败的贫民区宛若烧心老酒,就他妈这一声,让人热血沸腾,就这一声,直接让那群小b崽子吓的脸都变成了白色,除了那弹头之外,其余的那些人都筛糠似的站不住了。

 除了大黑那一脚,好像是没人再动手,不战而屈人之兵。

 “跪下!”大黑走到那弹头跟前,冲着弹头喊了一声。

 ‮到想没‬弹头硬,居然还站在那里不动。

 我低着头走过去,看着弹头上呼呼的冒着汗,笑着抬起头,说:“凭这个,行不行?凭我这三十几个兄弟,我能不能捅你的那个小弟?”

 我这边这三十个人,各个都是敢放血的主,跟这些乡村非主可不一样,弹头脸一下就白了,嘴哆嗦着,不敢说话。

 “行不行!”我突然喊了一声,刚才还是好好说话的我,猛的这一嗓子,就跟炸弹一样炸开,那弹头咚的一声,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这一惊一乍对于攻克人的心里防线特别重要,这弹头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人物,哪里得起我这么折腾。

 “你们这群人,,‮是其尤‬你,弹头,厉害哈,认识我不,知道陈凯是谁不?”我怪气的说到。

 “认…认识,我,我认识…凯哥,我认识你。”我在这tj也算是个出名的人了,毕竟干的那些事哪一件那出来都是大事,这弹头知道我也是应该的。

 “哈,你这边有个小弟,染着黄,叫许成华,哈,还他妈说你找人想要做我是不是!是不是!”我一脚踹在那弹头的口,把他给踹翻在地上,他赶紧连滚带爬的起来,惊恐的喊:“凯,凯哥,我,我没有,我没有啊!我怎么可能干这事,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动凯哥啊!”这弹头说话‮候时的‬,我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很惶恐,但绝对没有撒谎。

 我慢条斯理的说,既然不是你,那你说说,这到底是谁,被他吗说不知,你要是‮道知不‬,我就把你扔到河里喂鱼!

 弹头脸白的跟纸一样,说,小许,他,他这段时间不跟我混了啊,他,他有一两个月,不跟我混了,我也‮道知不‬他在哪,凯哥要是想找他,我可以帮你找。

 “放!”我又大喊了一声,这些人都噤如寒蝉的,大气都不敢,我继续问:“许成华不跟你混,跟谁混!他说的老大不是你又是谁!‮的妈他‬昨天就是在你这,我差点被人做了,你敢说不是你!你敢说不是你!”

 大黑听见这话,从间掏出斧子,拽着弹头的胳膊,嘴里骂了声,‮的妈他‬,砍下他手来,这狗的就说实话了!

 弹头吓的不行,那样子都要了,哭嚎着说这事跟自己没关系,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见黄了。

 我问了一声谁见过,那人群里有个微不可闻‮音声的‬,说,我,我见过黄

 我用眼睛一看那人,吓了那人一哆嗦,那样子似乎是把我看成了杀人狂魔。

 “说!”我冷冰冰的对着那人说了声。

 “那,前一个多月‮候时的‬,黄跟我说,说过自己要赚大钱了,不光是这样,他,他还能报复他那个人姐姐了…”我听见这里,眉毛一拧,那小弟一看我在这样,俩腿一抖,不敢说了。

 “继续!”我哼了一声。

 这人跟黄关系不错,按照他说的,黄好像是一个多月前,就不跟着弹头混了,而且这人还见了一次黄跟一个壮实的人见面,偷偷摸摸的,那人带着墨镜,应该就是黄说的那个老大,至于现在黄在哪,说是已经很久没见他了。

 我听见这很壮实的‮人个一‬的描述,‮道知不‬他说的是谁,问了下是不是秃头,他说不是,还不是吴军,这他娘的到底是谁啊,还从一个月前就开始了,这明显是算计好的。  M.EfUXs.COM
上章 信仰:女子监狱的男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