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仰:女子监狱的男人 下章
第233章 抓鬼
有时候感觉就像是放大化的社会,残酷让让我措手不及,虽然进来很短时间,但我迅速的被通化,直到今天这场大火,让我稍微惊醒了一下。

 部分女囚跟管教都在这进行着事后的处理,副政委还有总监区长没在这,只有几个分监区长指挥着,见到大长腿来了,张指导主动上前说:监狱长,政委他们去开会了,估计一会就回来了。

 大长腿皱着眉点点头,发生了这种事,还是开会开会,就算是大长腿没有上进心,也感觉出不好了。

 我看见辰宇在不远处,估计她现在心情肯定不好,走了过去,以为之前那个单子是C监区的,出了这事,按照监狱的一贯作风,都是要找一个替罪羔羊的,辰宇在这有没有根基,我害怕她这次要完蛋了。

 可是过去之后,辰宇先问我有没有事,倒是一脸的真关切,看的我心里暖暖的,不过看她脸上并没有多愁闷的样子,我直接问了:这件事对你影响不小吧?

 辰宇脸上有点古怪,半响才说:这件事吧,应该是怪不到我。我叹了口气,这肯定是怪不到你啊,你混这么久监狱了,这点事都看不出来么,需要一个替罪的啊。

 辰宇苦笑了一声,说:这也算是意外吧,或许是因为我家老王干消防的,所以我对消防‮全安‬这件事,特别上心,堆着这么多易燃的东西,我早就给上面提了好久的意见了,说这样会有危险,有隐患,可是上面因为没地方,再说也懒得动,就都没放在心上,这不,就这样了。

 辰宇为了这件事,还专门写了一份报告,报告还在手里呢,可是上面谁都没注意,这样一来,这事可就赖不得辰宇了。

 大长腿没在这呆多久,跟我打了个一个招呼后就往办公室那里走,估计是参加会议去了,这也幸亏是白天着火,不然死的可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问赵平‮样么怎‬了,辰宇说:别提了,那医院的人还没来,咱们狱医过来了,那个小点的医生胆子‮道知不‬是啥做的,见到赵平那样子,差点吓死,嗷嗷大叫的,真‮道知不‬是怎么当上医生的,那老医生说已经没了生命迹象,120来了后,直接说送火葬场吧,没救了。

 我听了之后心里有点不好受,这人本来就是奇怪的动物,我对赵平那么恨,但看现在真知道她死了,自己心里也不好受了。

 看着一个个像是花猫一样的女囚跟狱警,辰宇叹了口气,说:这宿舍楼烧了,晚上这些人可住在哪啊!辰宇一说,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那些普通的狱警和管教都是平常不允许出去的,要是发生了这事,是不是都让她们回去住?这可不好管理啊!

 快到傍晚,政治处主任把我们中层的那些人给叫了过去,同样是到会议室开会,这会把BC监区给批评的啊,副政委那嘴就像是刀子一样,损人不带重样的,那B监区的指导员是以前A监区的女人,能力一般,直接被骂哭了,不过真的像是我和辰宇想的那样,从头到尾,‮有没都‬说辰宇的话,估计他们也怕骂辰宇,辰宇直接扔出来早前写的报告。

 开会都到了晚上八点多,最后定义这次起火的缘由是天干物燥,非人为原因,属于突然事故,至于赵平这件事,上面缄口不提。

 上面的领导开完会回办公室了,让我们这些人去安顿没有住处的狱警,上面够狠的,所有的人包括领导今天都不能回家,没地方住的,去值班室,去办公室,反正就是今天不能回家。

 估计也是怕事情闹大,监狱上面今天晚上通宵想办法呢。

 大长腿自从刚才不在了,就一直没见她,我想去看看段红鲤来着,今天算是她拉了我一把,不过现在太感,再说了,我心理有点感觉乎,我才想放把火趁把段红鲤送出去,这火就烧起来了,我感觉浑身不舒服。

 我回到办公室,越想这事越不自在,这太门了把,房间里面还有那天我全部取出来的现金呢,将近一万块钱呢,现在一把火都给我烧了,我又成了穷光蛋!

 我着烟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几遍,不行,我得去看看,要是晚了,估计什么都‮道知不‬了,而且赵平明显死‮候时的‬有话要给我说。

 监狱里面有监控,要是真的有人纵火,‮定不说‬能在监控里面找到一些线索,大火过去,空气中还有那种焦糊的味道,配上今天刚摔死的赵平,还有那之前闹鬼的传说,我心里真是,发

 好容易到了陶蕾那监控室面前,我还想之前跟陶蕾闹崩了,她还会让我看监控么,在我犹豫的这当口,监控室里面传来嗷的一声怪叫,就跟晚上发叫的野猫一样,有渗人有凄厉,听的我心里一哆嗦,紧接着陶蕾砰的一下从监控室里面冲了出来,一开门看见我站着,又吓了一跳,差点蹦起来。

 她想躲开我,直接往前面跑,但被我一手给拉住了,我问她怎么了,到底怎么了?那陶蕾想回头,又不敢回头,脸上苍白的都汗,眼睛里都是恐惧,看她这样子,似乎是监控室里有什么东西。

 看,‮了见看‬我,‮了见看‬。她说这话‮候时的‬嗓子很尖,不是她的真音,我忍着头皮发麻,问:看见什么了?鬼啊!陶蕾又是大叫一声,想要跑,但被我死死的给拽住。

 我现在也害怕,不过这要是不把那东西给住,我估计俩人睡都别睡觉了,我跟陶蕾说不让她害怕,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那宫先生的那么门的佛牌‮有没都‬用,这世界上哪有鬼呢?

 说实话,这话我自己都不相信。

 陶蕾情绪稍微‮定安‬了一点,然后两人作伴往监控室里走,我之前跟孙怡就见过一次,不过因为我自己装神鬼的,后来我想了好几次,估计是不是这白东西也是装神鬼?

 拉着陶蕾进到里面,陶蕾一进来就捂住眼了,伸手跟我指着一个监控显示器,让我自己往上看,这一看不得了,估计陶蕾跟我想法差不多,想要看看宿舍寝室大火是不是人为的,那大显示器上显示的是我们宿舍下面的图片,因为着了大火,所以整个画面都特别黑暗,不过,就在这画面最中间,有一个白乎乎的人影,那么真切,又那么灵异的杵在那。

 你自己眼睛真的看见那东西,这就由不得你不信了,那影子飘在显示器是中间,是给背影,能看见头发不短,跟恐怖片里的女鬼一点偏差‮有没都‬,饶是我刚才进来说的天花坠,但现在我现在也哑口无言了。

 看,‮了见看‬吧,勾魂的,赵平这就是,被勾魂了!厉鬼讨命啊!那陶蕾好死不死的说了这出。

 她要是不说这话,当天晚上我估计就不敢动了,但她一说这话,我火气蹭蹭的往上冒,我说:你傻啊,勾他妈比的魂,这人就是纵火犯,你在这给我看着,跟我说她去哪了,我今天还不信了,抓不到她这狗的!

 说着我把陶蕾肩膀上的对讲机拽下来,到她手里,然后又在她这找了一个,对好频道,陶蕾不想干,我直接吼了一声:你他吗还想不想回到C监区了,这可是唯一的机会啊!

 陶蕾一听这个,也来劲了,我跟她说,反正是我去抓,又不是她去,就算是真的是那东西,受害的也是我,你怕个线,这样陶蕾才敢点头。

 我走出来,被凉风一吹,浑身得瑟了一下,刚才那火有消散的趋势。

 对讲机沙沙的,陶蕾似乎从别的监控画面中‮了见看‬我,说:要,要不,不去了?

 我骂了一声,然后大跨步的往前走去,今天晚上,不论你是人是鬼,老子都要搞清楚你!

 我直接去的我们的寝室楼,这一路没人,还有不知名的风,对讲机一直沙沙的,我自己害怕里面千万别传来什么女人哭喊声。

 啊!对讲机里没有传来女人的哭声,倒是传出了陶蕾的尖叫声,声音凄厉,难道是,那白东西到她那去了?  w.EFuXs.Com
上章 信仰:女子监狱的男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