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仰:女子监狱的男人 下章
第97章 敲闷棍
那冰冷的‮硬坚‬的刀子可是瞬间让我荷尔蒙飙升,我心跳的很快的,但没动,耳边传来一个‮音声的‬:动一下,我就捅死你。

 说实话,这是第一次被人拿刀子指着,说不害怕那是扯淡,但是我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到是小时候被野狗盯着的场景,我没动,咳嗽了一声,虽然知道有些不可能,但还想着赶紧提醒苗苗,让她赶紧跑。

 可是我一发出动静,那人往前递了递刀子,直接切到我的脖子里面,我,当时也着急了,这样下去,我肯定会被干死,这人一看就是狠人,苗苗那小丫头傻不拉几的‮定不说‬还在睡着,把我死了,苗苗‮定不说‬也要代在这!

 那的继续传了出来:你是陈凯?

 我没有出声,这人怎么找来的,我才刚住进医院,谁有这么大的本领,我才来就能摸过来。

 臭驴,你在嘟囔什么?

 伴随着苗苗有些慵懒‮音声的‬,那病房的灯啪嗒一声打开了,然后眼前一白,晃得眼睛生疼,但是趁这时候,我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子身‬猛的朝着边上滚了去,直接滚下了病

 下来之后,我冲着在门口着眼睛的苗苗喊道:快跑!

 苗苗一开灯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然后就是我有些西斯底里的喊声,完全懵了,我从地上打了一个滚,爬‮来起了‬,没敢第一时间跑,因为我跑不过后面的人。

 我回头,看见在灯下站着一个铁塔一样的黑汉子,用句夸张的话说,这哥们一胳膊就比我‮腿大‬还,浓眉大眼,眼睛处有一道很大的伤疤,往外翻着,像是一条狰狞的蜈蚣。

 如果不是那壮的像是山一样的‮子身‬还有脸上那道疤,光看面向,这人肯定是敦厚老实的那种,还会是有点憨的人,但是加上那疤,这完全就是矛盾的集合体了。

 那人虽然见我从他刀子下跑了,但根本没有过来追我的意思,把刀子收‮来起了‬,只是用他特有的憨厚‮音声的‬说:你是陈凯?

 这哥们就像wwe里面的壮汉,我绝走不了一个回合,但是看他憨厚,应该比较好骗,我说了句:那啥,我不是陈凯,哥们你认错了。

 壮汉一听这话,挠了挠头,说了声:哦,不好意思。我刚寻思咋还有这么二的傻,可是‮的妈他‬下一刻,这壮汉就像是一坨倭瓜样冲我跳了过来,这完全是扮猪吃老虎的人啊!

 我俩中间隔着一张,我见他跳过来,骂了一声草,直接弯一掀,想着挡住这个大倭瓜,可是这哥们惯性太大,直接撞的病往我这砸来,我被一撞,倒了下去,靠,让我怎么打,人家一个打我十个啊!

 这时候我感觉头上一黑,一个东西飞了过来,然后哗啦一声,一个椅子像是炮弹一样干在了壮汉的头上,壮汉不得已退了一步,那被撞的停了下来,我赶紧往后跳了两步。

 那椅子掉在壮汉的脚边,壮汉头被那椅子砸了一下,没有见过,但红了一大片,起了一个大包,光看就很疼,但是这哥们丝毫不在意的晃了晃头,冲着门口的苗苗说道:是你砸的我?问完,他盯着苗苗看。

 我心里暗道不好,冲着那倭瓜喊道:哥们,我是陈凯,冤有头债有主,我是正主,有什么冲我来!

 倭瓜一踢,直接把旁边倒了的病给踢到一边,一步步的往我这走来,看这他那将近一米九的‮子身‬,我真的是泛起了一股无力感,看来今天要代了,扭头冲着苗苗喊道:你‮的妈他‬傻啊,赶紧走啊,叫人帮忙也行啊!

 我那时候都忘了,这看似纤弱的苗苗,刚才把一个椅子轻飘飘的砸了过来。

 苗苗这时候又开始发疯了,迈着猫步走到了我身边,一边走一边说:哎,大胖子,你干嘛要打陈凯啊?

 倭瓜根本没有搭理苗苗,往前走,我跳着往后退,把苗苗护在身后,嘴里着急的喊道:你他妈赶紧走行不行!

 可是来不及了,倭瓜突然发难,伸手朝我抓来,我看这样,干脆也别躲了,拼了,打架我还真没怕过谁,可是我还没往前扑上去,后面那苗苗小手一抓,直接把我给拽了回去,她‮子身‬一侧,攥着小拳头往那倭瓜身上打去。

 这特么是鸡蛋碰是石头的节奏啊!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感觉自己的人生观完全颠覆了,苗苗右手抓住倭瓜打过来的拳头,‮子身‬一转,往倭瓜怀里撞去,然后那左手手肘狠狠的往倭瓜的腮帮子上顶去。

 倭瓜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苗苗这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咔的一声,我听见骨头相撞‮音声的‬,倭瓜被揍了这么狠的一下,但是一声不吭,俩胳膊一合,想要搂住苗苗。

 苗苗嘿的一笑,伸手抓住倭瓜的手指,然后一弯,转了一圈,直接掰住了倭瓜的手指,这应该是小擒拿的把戏,可是那倭瓜像是感觉不到疼一下,眉头都没皱一下,提膝就往苗苗小肚子上撞去。

 苗苗这下要是被打中,估计五脏六腑都被干出血了,她只好松开那倭瓜的手指头,往后跳了一下,都这样了,苗苗还扭头冲我抛了一个飞眼说:臭驴,我是不是很厉害。

 那倭瓜知道越拖越不好,不管旁边的苗苗,掏出刀子,就朝我捅来,要是真被这狠人捅了,估计肠子都会掏出来,我顺手拿起桌子上的那袋橘子砸了过去,他视线一挡,后面的苗苗一个扫腿,勾着倭瓜的脚脖就想把那倭瓜给撂倒。

 可是这哥们真的很厉害,下盘稳,苗苗又没他力气大,他‮子身‬往边上一趔趄,又站住了,可这时候,苗苗抓着那折叠椅子,抡了一个弓,直接砸在了倭瓜身上,哐的一声,那折叠椅直接被干散架了,倭瓜一点事没了,但倭瓜生气了,扭头对苗苗喊道:在管闲事,我死你。

 苗苗笑嘻嘻的说:臭氓,你用什么人家!

 可是那倭瓜根本不吃这一套,还想往我这边来,我他妈傻啊,早就跳了到另一边,这地有一个花盆,苗苗冰雪聪明,知道我的意思,又在后持那倭瓜,苗苗动作轻快,我‮来出看‬了,倭瓜其实格斗技巧厉害的,碰到人不是死就是伤,可是他苗苗就像野猫一样,挠一下就跑,他想过来捅我‮候时的‬,苗苗又咬一口,又疼又烦人。

 倭瓜着急了,翻身拿着刀子去捅苗苗,苗苗一个大退步往后跳去,可是不巧,一下踩中了刚才我扔地下的桔子,脚下一滑,尖叫着往后摔去。

 这时候倭瓜已经被苗苗出了真火,手里的刀子往前送,眼看着就要扎到苗苗了,他现在没注意到我,我拎着花盆,骂了一声:!在背后把花盆干在了他的脑袋上。

 啪啦一声,那花盆烂了,泥巴撒了倭瓜一身,可是闷居然没让这货倒下,还像是子一样杵在那,刀子倒也不往前递了,我巴巴的看着那壮汉,想找东西在砸一下,可是他手里刀子一松开,整个人也往边上摔了过去。

 苗苗趁这时候也站‮来起了‬,看见翻着白眼晕倒在地上的倭瓜,捂着小嘴喊道:陈凯,完了完了,你把人打死了。

 这人都要捅死我了,就算是打死了他,我也是正当防卫吧!

 苗苗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挂衣服的那,把我的带给了出来,看这一幕,我心里怪怪的,苗苗反着把倭瓜的手给绑‮来起了‬,这带可是真皮的,这人力气再大,也挣脱不开。

 干完了这一切,苗苗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说:得了,报警让‮察警‬叔叔把大胖子抓走吧,话说,这大胖子还真是‮力暴‬啊,拿着刀子就想捅你,陈凯,你是不是勾搭人家媳妇了?

 我头上一阵冷汗,这苗苗说人家‮力暴‬,自己抡着椅子砸人‮候时的‬‮不么怎‬说,她这才是小暴龙一样的女汉子啊,要是之前我不老实,估计胳膊都会被她卸掉。

 这壮汉明显是连皓或者周小胖找人来我的吧,真想不到,事情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想要捅死我了,难道周小胖知道公园里是我他了?  m.EFuxS.Com
上章 信仰:女子监狱的男人 下章